有關大元山林場以訛傳訛謬誤至極的認知

謬誤認知一:蘭陽林區管理處優渥的薪資和奢靡浮濫的生活讓社會人士誤認山區林工同樣如此待遇

有一名人生長於宜蘭縣冬山鄉廣興村,該村緊鄰宜蘭縣最熱鬧的羅東鎮,名人童年就讀廣興國小,校門口的馬路往昔尚未鋪柏油,是大元山林場運材卡車和大元山林工眷屬乘坐的交通車必經的道路,每日數10多輛滿載原木的卡車揚塵而去,由老舊卡車改裝的墨綠色交通車往返四趟穿梭校門而過。

2008年,《雲的故鄉─宜蘭縣大同鄉大元國小遲延 50 年的畢業紀念專刊》出刊,中視MIT台灣誌重返大元國小尋根《深山裡的同學會》陸續播出,引起社會廣泛熱烈迴響,筆者好友有意將山區催人熱淚的感人傳奇故事拍成記錄片,特別邀請該名人擔任編劇。

拍紀錄片需籌措經費,於是編劇與攝影小組成員赴寒舍,希望筆者訴說當年讓人感動的故事讓經費來源充裕,籌措經費的對象之一鎖定林務局,於是編劇要求筆者能夠說出讓林務局主管動容的內容,但是拍攝了整個下午仍然未能道出讓該名人滿意的說辭。

該名人編劇不耐久候,於是大動肝火。

「當年蘭陽林區管理處那麼有錢,對你們員工照顧得那麼好,有“林工之家”的舞者跳脫衣舞給員工觀看,有酒家讓員工摟抱酒女洽談生意,你難道都不會感恩。」

「當年就讀廣興國小,每天就看到大批滿載原木的卡車揚塵而過,每天都看到交通車載滿從山區下來的員工及眷屬衣著光鮮亮麗,件件是質料不錯的衣服,然後又看到整輛交通車坐滿員工並且滿載蔬果魚肉運往山區,你們那麼有錢,生活那麼富裕,難道說不出一句感謝林務局和蘭陽林區管理處的說辭,你真是忘恩負義。」

當面如此訓斥,尤其如此讓人無法容忍的說辭讓筆者當場愣住,眼角淚水不覺掉落。

我真想回嘴「當年山區的林工,蘭陽林區管理處並未發給任何證件,如何免費進入“林工之家”觀看脫衣舞,山區的林工幾乎都是不識字的文盲如何洽談生意,況且往返山區需數日之久,怎麼會為了觀看脫衣舞專程下山呢!」

更想頂嘴「你的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在廣興務農,難道他們到羅東會打著赤腳,捲起沾滿泥巴的褲管衣袖,扛著鋤頭,是否會穿著體面的衣服,山區林工多數只有一件可以見人的衣著,通常都捨不得穿,只有在過年節或下山時才會穿上,平日都是簡樸度日,衣物都缝上滿身補丁。山區從合作社購買食物,價格昂貴遠遠超過平地羅東,難得多年下山一趟,順便多買些也會讓人吃味誤解。山區住有超過三百戶林工家庭,還有獨身的,全部人員遠遠超過二千人,一部交通車能搭載幾個員工或家屬,你看到的幾乎都是急事極需辦理的,而且多數是工作站事務所出差的辦公人員,這些有知識拿筆的辦公人員收入比較優渥,衣著當然質料不差, 山區林工普遍貧窮很少下山,許多都是多年才會下山一趟,很多家庭裡的成員出生後從未到過平地,第一次看到樓房和汽車都會看得目瞪口呆。」

名人編劇的認知,你能夠說他錯嗎?他看到的景況的確如此,只是他無法看到真相,無法進入山區去體驗實際情況!

當時羅東甚至其他地區有多少社會人士也都如是看法,當年台灣經濟靠林業支撐,林務局和蘭陽林區管理處的糜爛奢華的生活態度早早讓人眼紅,藏污納垢的作風被視為眼中釘,筆者就讀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時就有不少同儕有相同偏見,總認為我很富裕,甚至有女同學想麻雀變鳳凰,想投懷送抱。為了這些誤解認知,時常耗費口舌解釋,還時常跟朋友們說,我真的是非常非常貧苦,沒有家產只有山區工寮住,學費及生活費都得靠三位姐姐接濟幫忙。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山區的工人衣服襤褸與居住平地前往視察官員筆挺西裝的穿著形成強烈對比。 《大元國小校友 陳阿月提供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山區的林工滿臉淒苦與無奈。

《大元國小校友 陳麗鳳提供圖片》

來者是客,況且要改變40多年根深蒂固的觀念談何容易,如果當場爭辯,尷尬難堪的場面不難想像。

忍住淚水吞下辯解的言辭,始終沒有說出一句感謝林務局和蘭陽林區管理處的說辭,這件紀錄片攝製計畫就此擱置。

筆者也從此不與這位名人來往。

此次經驗更烙下要窮畢生心力將40多年前大元山林場在深山作業林工最真實情況揭之於世的決心。

 

謬誤認知二:山區林工豪爽善良和文盲無知,無端招致災禍。

林務局和蘭陽林區管理處的職員有時需上山視察,尤其在颱風豪雨之後更要前往瞭解災情路況,有些職員不知山區負責接待的招待所相隔遙遠,時常誤判路況,只能就近借住林工家庭。

深山裡工作現場,職位不高的組頭、苦力頭、監工,平日對這些不識字不知為自己爭取權益的文盲都可以頤指氣使,作威作福。面對這些職位比較高又是上級單位的貴客,林工那能不戒慎恐懼,那敢怠慢,只能忍痛將準備過年節祭祀神明祖先的家禽宰殺,還將準備孵小雞的雞蛋拿出來接待「貴客」。

這些職員在飽食時,問起借住林工家庭「你們平常都這樣嗎?」

林工在驚恐徬徨之餘,加上不讓「貴客」過意不去,只會連聲相應「我們平時就是如此用餐,你們不要介意,慢慢享用。」

睡覺時也把家裡最好最乾淨的棉被讓「貴客」使用。

如此善意對答,熱忱相待,卻給山區林工帶來意想不到的禍害。

當時是苦難年代,社會普遍貧困,能夠吃雞蛋和肉品只有在過年過節時分。

這些職員回到平地辦公地方,非但不知感恩,還在會議上提出「山上的生活比平地還要好,在颱風豪雨造成災害時還天天能夠吃蛋吃肉,蘭陽林區管理處可以在合作社(註1)賣糧食或採買蔬果肉類時將物價調高。」

這些善良無知的林工那裡知道有如此狀況,只能忍氣吞聲。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童年時在翠峰湖的林場員工所住的工寮就是如此屋子,用鐵片覆蓋在屋頂及牆面,冬天寒徹骨,夏季熱如烤爐,遇颱風則屋頂掀掉,鐵片亂飛。《10/06/2005攝自棲蘭山退輔會宜蘭森林開發處員工工寮》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翠峰湖油庫隔鄰的晴峰員工消費合作社。《大元國小校友陳美提供圖片》

台灣光復至民國六十年代,蘭陽林區管理處冷酷無情,極盡所能剝削苛待林工,不僅工資極低還利用採購運銷制度抽取高額利潤,購買日常用品及果菜肉類先賒帳再從薪水扣除,山區食物取得比平地困難且昂貴許多,使工人再度承受不合理剝削,永遠是被壓榨的受害者,永無翻身之日,許多林工的薪水袋內經常空無分文而是欠條清單,加以威脅恫嚇的手段催款孔急,賣女下海還債時有耳聞,大元山翠峰湖山區是台灣最貧窮的人間煉獄,生活水準遠比在山腳的寒溪泰雅原住民部落還差。

終於有些受盡剝削的林工容忍不住,在親友協助下蒐集山上物價與平地物價等相關證據,告上法庭,當時負責承辦督導合作社和山區採買蔬果肉類業務魚菜舖(註2)的工作站負責人被檢察官羈押月餘搜查相關帳冊。

正式開庭時,負責督導合作社和魚菜舖的工作站負責人就帳冊內容一一解釋,所言並無虛假,當庭無罪釋放。

蘭陽林區管理處冷酷無情抽取高額利潤的舉措就此公諸於世。

負責合作社和魚菜舖督導業務的主管在羈押期間,家庭沒有收入,水電費無法負擔,但子女都非常好學用功,姊弟相伴在路燈下勤奮苦讀,忍著飛蛾撲身蚊蟲叮咬,每晚就在拍打聲與跺腳聲陪伴下完成功課。

現今,負責合作社和魚菜舖督導業務的主管子女是生長在山區最有成就的人士

 

實際情況:國民黨掌權時期,實施戒嚴,對台灣山林只有掠奪,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任由山區自生自滅。

日人治理台灣山林,一絲不苟,條理分明,連當時最艱難的攝影技術也使用在資料建立上,圖片、文字記錄多麼詳實,台灣目前研究資料的取得都必須仰賴日人當年建立的檔案。

國民黨掌權時期,實施戒嚴,對台灣山林只有掠奪,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將日人建立的資料想盡辦法盡數摧毀,以掩蓋其掠奪的真實面貌。

當年的林業就像台灣中海拔「霧林帶」,深鎖迷霧中不為人知,無法接觸總有神祕的不實傳言。

山區低階林場員工的真實面貌總像雲霧飄渺般撲朔迷離,沒有甲種入山證無法近距離記錄讓人好奇,根本沒有證實的臆測言論四處流傳,誤解達數十年。

平地總是看到從山區下山的林工穿著不差便以為生活富裕,但他們不知道林工或許只有這一件衣服稍能見人,平常日子總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

當時的林業是台灣最有錢的單位,平地總覺得山區的林工亦是如此,想像裡似乎歌舞昇平,好不歡樂,但他們不知道山區的慘狀是人間煉獄。時下每遇颱風,土石流橫逆,堅實的柏油路面都會塌陷,鋼骨結構或鋼筋混凝土的橋樑都會沖斷,災情慘重,各地奔赴搶救,難道當年山區簡易搭建的木橋及鐵路會安然無恙,山區居民身懷絕技可以飛翔自行覓食,好不消遙?

當時的林務單位何其無情,泯滅人性,刻意隱匿災情又不伸手救援,任由山區自生自滅,這與地獄實在沒有兩樣。

 

(註1)當時蘭陽林區管理處為了防止如同阿里山那般讓做生意做買賣進入山區,於是成立合作社,統籌採購運銷制度,形成一條鞭的經營模式,獨占壟斷無法比價,沒有競爭競價,物價任由合作社操控,在颱風豪雨造成災害後物價尤其昂貴,合作社販售以平日生活的乾糧為主,如:米、油、鹽、糖、麵粉、糖果、餅乾、茶葉、醬油、菸、酒.......以及其他乾貨。大元山林場合作社的營業處所有兩處,固定的一處是四公里,另一處隨集材聚落的遷移而移動,民國40年至50年在10號,民國50年至55年在距離翠峰湖1公里的聚落,民國55年至63年在翠峰湖油庫旁。

(註2)魚菜舖的經營採外包抽取佣金方式,以生鮮蔬菜水果、豬肉、魚.......為主,另外就是活體的雞、鴨、鵝等家禽,每隔一段時間魚菜舖會將生活所需提供販售給林工,如果有特別需求可以向魚菜舖反應,如中元節的糕點、中秋節的月餅。沒有挑選的機制,以豬肉為例,魚菜舖接到林工所需的內容重量,便交給羅東肉商處理,肉商將豬肉切割秤重,以姑婆芋葉包妥,然後貼上林工名字。生鮮蔬菜水果是以竹編的竹簍為家庭單位,竹簍內放置每一林工家庭所需的內容重量。魚菜舖的員工會依海拔高度逐一讓林工家屬領取。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