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害無窮的平元林道

民國63年,大元山工作站倉促裁撤,翠峰湖附近殘留的林木委外招標木材商前往砍伐作業,木材商以10輪大卡車運送原木。行駛路線以翠峰湖為起點,經望洋山(當年稱大崩山)對面山坡(當年可以經過2號蒸汽集材機座落的翠峰鐵路線)下南澳北溪河床,然後行走河床 到河床變窄湍急前方200公尺處上坡至中間,再次下坡至古魯,經寒溪、四方林、大進、廣興,最後到達羅東。這條林道,通稱「古魯林道」。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中興崗是大元山運材磞磞車晴峰線與太平山運材磞磞車三星線接軌處,民國62年接軌典禮後全體與會人員合影,兩線接軌也註定大元山林業結束,民國63年工作站裁撤的命運,主因是運材的交通工具磞磞車與索道人員編制龐大以及機具老舊維修不易,大元山許多磞磞車與索道員工被安置至太平山或花蓮木瓜山工作站 。 《大元山工作站退休監工游杉期提供圖片》

沒幾年,太平山也緊跟裁撤,未裁撤前,蘭陽林區管理處早已進行闢建公路。公路完成,羅東前往太平山改走公路,原先運材的鐵道與索道廢棄不用。

後來,蘭陽林區管理處為著將來觀光發展,規劃由羅東上太平山,再前往翠峰湖,然後從大元山下山,經古魯、寒溪返羅東。

銜接太平山至大元山,是將原來太平山“三星蹦蹦車鐵路線”跟大元山“晴峰蹦蹦車鐵路線”稍加整建,闢為公路。

不過,大元山原先從翠峰湖經南澳北溪沖積河床往羅東的公路只能10輪大卡車行駛,要讓一般車輛行走必須另闢一條新的公路。

當時,大元山工作站與太平山工作站均已裁撤,蘭陽林區管理處沒有多餘經費,只能准許得標廠商以處理“殘留木”的名義進行闢建。

但“殘留木”的名稱過於籠統,沒有界定清楚,讓廠商認為只要大元山林場開採剩餘的林木都是屬於“殘留木”,都可以進行砍伐, 可說是是臺灣林業砍伐破壞最徹底的林區,數千公頃的台灣杉原始森林、計畫保留的神木都無法逃過砍伐的浩劫、連挺立的白枯木、砍伐後殘留的樹根、傾倒在地的枯倒木都 無一能倖免,只能以“滿目瘡痍”來形容,造成 今日大元山永遠無法磨平的傷痕與遺憾。

使用Google地圖搜尋「平元林道」,屬於十六份山、大元山的地區才屬於「平元林道」,但平元林道只有一條主幹道,其餘分叉出來的林道,便是當年得標廠商闢建進行開採“殘留木”的林道, 可以做為現今追查處理“殘留木”弊端的 線索。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再由Google Earth立體3D空照地圖可以證明平元林道闢建後造成的遺害。

原本南澳北溪(河床沒有受到重金屬染紅的支流)上游的小支流都沒有名稱,因此開發就按順序賦予名稱,如大元山工作站位於二號溪和三號溪之間,時間久了,官方在往來公文上就改以二號坑和三號坑。

翠峰索道又稱七號坑索道,坑就是溪(以台語發音)的意思。

七號坑就是依順序第七小支溪,如沿南澳北溪溯溪而上過第六小支溪後有一大片崩塌的山壁,這就是即將到達翠峰索道(七號坑索道)的天然標地。

日據時期經營大元山林業使用人力的鐵鋸,不像國民政府使用機械鏈鋸,所以還保有大片原始森林,7號溪、8號溪、9號溪鄰近南澳北溪河床一帶幾乎是垂直懸空的峭壁,因此不會砍伐還保有茂密原始林地。

闢建平元林道的木材商以整理殘留木名義進行工程,眼看7號溪、8號溪、9號溪這片茂密林木怎不動心。

進行闢路工程到達此地,發現是懸崖峭壁無法就近砍伐,尤其運材卡車無法轉彎迴旋,但垂涎這一大片的林地,迫不得已採取將6號溪、7號溪、8號溪下游的原木以集材機吊掛至平元林道的集材場,最後裝載卡車運送。

7號溪、8號溪之間的平元林道有大面積集材場,此集材場的面積遠勝往昔集材機所需的數倍,可見當時以“殘留木”的名稱處理的林木有多廣。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翠峰索道又稱七號坑索道所在的七號溪溪谷原本是林木茂密的原始森林,現今卻是滿目瘡痍嚴重崩塌的光禿河床。 《大元國小校友陳麗鳳 陳阿月提供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翠峰索道又稱七號坑索道所在的七號溪溪谷原本是林木茂密的原始森林,現今卻是滿目瘡痍嚴重崩塌的光禿河床。 《大元國小校友陳麗鳳 陳阿月提供圖片》

立體3D空照地圖可以明顯看出平元林道經過的1號溪、2號溪、4號溪、5號溪、6號溪、7號溪、10號溪,下方都發生嚴重崩塌,原本綠意蔥 蘢的茂密林木已經變成光禿禿的狼籍瘡痍景象。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紅框是4號溪、5號溪的林木分佈區,是大元山林場最茂密的地區之一,平元林道闢建後整片走山滑落溪谷。 《大元國小校友蔡美齡 陳玉英提供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紅框是4號溪、5號溪的林木分佈區,是大元山林場最茂密的地區之一,平元林道闢建後整片走山滑落溪谷。 《大元國小校友陳明提供圖片》

4號溪、5號溪的林木是大元山林場最茂密的地區之一,更在平元林道闢建後整片走山滑落溪谷,崩塌情況比當年七號坑大崩山嚴重近10倍之多。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往昔林木茂密的2號溪《大元國小校友 王愛寶 提供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08年嚴重塌方的2號溪

《大元國小校友 陳東元 提供圖片》

2號溪位於大元山工作站與四公里之間,是四公里聚落的取水溪,水源充沛,南澳螃蟹棲息的上游地方,也在平元林道完成後嚴重坍方,給水口整片滑落溪谷。

平元林道由翠峰湖延伸經過的地方皆是林場保留育種的原始森林,這些原始森林都在平元林道闢建完成後消失不見。

其中一處,山上的人給予「樹母林」的地名,「樹母」就是植株健壯適合育種的母樹,「樹母林」就是茂密的育種的母樹之意,平元林道闢建完成後數百公頃的林地就此消失。

晴峰索道下方有一株直挺挺,高30多公尺,腰寬需10人才能合抱的數千年紅檜神木,更在平元林道經過之後不見蹤影。

這段翠峰湖以下保有原始茂密森林的路段,可以說是大元山林場風光最美麗的地方,雲海、山嵐、森林、日出是每日可見的景色,沿途多處地點可以鳥瞰整個蘭陽平原,因此成為每天第一道光芒照射的地方。在山區的都認為是十六份山的延伸,後來卻被冠以讓人膽顫心驚的不雅名稱─「遭難山」。

「遭難山」現在已經美麗風光不存,平元林道這一段路程處處山崩路斷,連狩獵都唯恐避之不及,翠峰湖以下 的平元林道只能任其荒廢,難有人跡蹤影。

蘭陽林區管理處新闢公路的決策影響深遠,犧牲整片價值不斐的林木,最後卻換為現今林道公路多處坍方走山無法使用的慘狀窘境,可謂“因小失大”。

平元林道,從太平山檢查哨開始,經原本“太平山三星線”接“大元山晴峰線”至翠峰湖,再經大元山,終點是古魯、寒溪。

翠峰湖以下的平元林道依循原先大元山運材鐵道與索道的路線闢建,但是卻沒有一處是原先運材路線的位置,如大元山事務所,平元林道在苗圃上方,與鐵道相距約近1公里。

我從未走過平元林道,有此經驗的是大元國民學校校友張平東,他曾數次帶領登山客行駛平元林道。


大元山林場是臺灣林業砍伐破壞最徹底的林區,童年所見每株神木都是直挺挺的,不像司馬庫斯、明池森林遊樂區、拉拉山、新竹尖石鄉鎮西堡、南山神木、......等神木那樣扭曲變形,那樣“不成材”, 所以命運也最淒慘,由於株株神木都是可以充分利用的“成材”樹木,招致棵棵“必砍”的命運,包括是目前所知台灣最大的神木,腰圍有阿里山神木兩倍且枝葉茂盛的數千年挺拔高聳神木,以及每棵都是千年以上的三代木等台灣珍貴神木都沒有遺留,當時對紅檜及扁柏等的摧殘, 整座山赤裸裸的只能以“滿目瘡痍”來形容。

林業結束時默許木材承包商將刻意保留的千年以上神木及整片原始台灣杉森林盡數砍伐,視若無睹的行徑令人心寒,引起諸多揣測,議論紛紛。

當時連承包拆除索道、蹦蹦車、鐵道、房舍各項運材設施以及闢建平元林道兩項工程的廠商也加入掠奪,行徑猖狂囂張藉機盜砍珍貴林木,形同目無法紀的山老鼠,連挺立的白枯木、砍伐後殘留的樹根、傾倒在地的枯倒木都不放過,道盡當年台灣林業開發的 齷齪官商關係,大元山林場的慘狀是一根運材鐵道枕木都沒有留下。

醜陋的揭發,遮掩罪行最有效的手段便是讓大元山林場在文獻及記憶消失,不留蛛絲馬跡讓後世無從探究追蹤,大元山林場的歷史紀錄全被湮滅。最痛心疾首的是當年生產材積遠勝花蓮林區的木瓜山林場、林田山林場數倍的大元山林場,竟然沒有任何官方資料可以查詢,令人扼腕。

木瓜山林場、林田山林場卻名聞遐邇,文物保存齊全,歷史詳盡記載。 民國六十三年大元山林場裁撤,林務局及蘭陽林區管理處更將原本屬於大元山林場的翠峰湖劃歸新太平山林場,成立太平山森林遊樂區,大元山林場遭致毀屍滅跡的命運,現在許多生長在宜蘭地區能夠知道大元山的過去已經寥寥無幾,僅只存於六旬以上老人的記憶裡。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