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元山林場的醫療急救狀況 

人命關天,救命是十萬火急的事,分秒都不能輕忽,當救護車鳴笛聲一響,所有馬路上的車輛都須讓道,但卻有蘭陽林區管理處這一單位將人命不當一回事。

往昔山區工作是極度危險的工作,每日都提心吊膽,險象環生。伐木工及集材工站在滾動的巨木上工作或誤判巨木傾倒的方位,都比任何驚險的畫面還刺激,稍一不慎,便會禍及生命。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集材工站在滾動的巨木上工作,險象環生。

《圖片來源:花蓮林區管理處》

 

醫療站都設在工作站事務所近鄰,是為辦公人員所設,醫生與護士平日不見蹤跡。

蘭陽林區管理處所轄大元山林場及太平山林場兩處都設有醫療站。不過,醫療站都設在工作站事務所近鄰,是為辦公人員所設,遠在危險萬分的森林裡工作從事林業員工萬一受傷想獲得急救,可說是緩不濟急,一點都幫不上忙。

大元山林場醫療站的醫生與護士可能薪水不高,應聘者寡,通常都懸缺不見蹤跡,醫療站裡只有長住山上的助產士趙學志阿姨。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李有權校長與女兒司仲敖、司季敖、 楊鳳嬌老師、學生心目中的健康守護者(大元山林場醫療站助產士穿白上衣戴眼鏡)趙學志小姐合影。《司仲敖提供圖片》

 

大元山療站設在海拔1000公尺左右,必須2至3小時才可以抵達出事的鐵道集材點等候傷者。

太平山林場醫療站設在海拔1950公尺,此處距離茂興線、三星線及茂興線的集材機工作點約30分至1小時可達。

大元山林場醫療站設在海拔1000公尺左右,此處距離海拔接近2000公尺左右的晴峰線或海拔1900公尺左右的翠峰湖埤仔線集材機工作點,必須2至3小時才可以抵達。

集材機工作點在運材鐵道上,醫生與護士不擅於在雜草雜木密布沒有山路的地域前進,如果前往馳救只能停在集材機工作點,受傷的林場員工則在更遠的深山中,要搬運至運材鐵道可能須超過2小時。

多位在大元山林場工作多年的員工印象裡,從未有醫生與護士上山馳救的記憶。

大元山林場急救情況讓人扼脕,徒嘆奈何。

 

傷者工作地點在遙遠的深山裡,沒有一滴藥水、一吋紗布可以使用。 

舉一實例,翠峰湖山毛櫸步道是往昔“埤仔線運材鐵道”遺留路基整理興建的,平路末端曾經遺有一破舊轉轍器,證明該地曾經有一部集材機在此地點。

山毛櫸步道平路末端走下坡可抵達山毛櫸觀景台,依觀景台地勢估計附近應有一集材柱,設有一集材機。

現在登山客從山毛櫸觀景台爬坡至平路約需30至45分鐘。但如果在沒有山路且須背負或使用擔架運送傷患,那可需花2至3倍時間。

山毛櫸觀景台並不是大元山林場伐木工或集材工的工作地點,他們在更深遠的深山裡,觀景台下方5公里的銅山是其中一處。

銅山在現今山毛櫸步道終點的觀景點下方約5公里的地方,“埤ㄚ鐵路線”及“銅山鐵路線”的鋪設主要是開採銅山的林木。

“銅山鐵路線”在“埤ㄚ鐵路線”的下方。

“銅山鐵路線”沿線還有數部集材機,員工還得在更深遠的深山裡工作。

現在用最快速的時間計算,以在銅山深山裡受傷為例,傷者受傷只能撕下沾滿泥垢骯髒的褲管充當硼帶紗布止血包紮,沒有可以搬運傷亡者的步道,加以當時工作地點根本沒有設置急救藥品及擔架,必須以開山刀砍倒小樹枝並以箭竹或芒草綑綁自製簡易的擔架,從傷亡發生地點運送至“銅山鐵路線”需2小時,至山毛櫸觀景台需1小時,觀景台至山坡上平路集材機需1小時,已經4小時。

 

傷者送至晴峰線油庫需5.5小時。

平路末端集材機可用運材蹦蹦車運送,抵達翠峰湖以30分鐘計算。

翠峰湖必須爬坡至晴峰線油庫,此處有簡陋山路,但路途比較遠,需1小時左右。

晴峰線油庫是大元山林場的交通樞紐,埤仔線運材鐵道及集材機的員工往返羅東與工寮住處必須在此上下車,旁邊有合作社,下方有招待所及數10戶員工工寮住處,從羅東返住處埤仔線運材鐵道及集材機的員工必須在此下車,走下坡至翠峰湖,沿著湖邊,然後順著鐵道返回工寮住處。

如果能在晴峰線油庫獲得急救,已經耗掉5.5小時。但油庫附近不僅沒有略懂簡略急救常識的人員,尤其沒有一滴藥水、一吋紗布可以使用,傷者自受傷只能撕下沾滿泥垢骯髒的褲管充當硼帶紗布止血包紮,傷者必須下送至海拔1000公尺左右的工作站事務所醫療站才有繃帶紗布止血包紮。

 

傷者送至工作站事務所醫療站需7.5小時。 

傷者在晴峰線油庫使用運材蹦蹦車運送,經晴峰線鐵路、晴峰索道、翠峰線鐵路、翠峰索道、四公里鐵路,抵達工作站事務所醫療站約需2小時。傷者運送到此已經超過7.5小時,很多傷者早已失血過多或疼痛死亡,縱然僥倖沒死,血液早就凝結,醫療站通常不敢剪開骯髒的褲管改換乾淨硼帶紗布,只會打止痛針或防感染的盤尼西林,然後繼續運送至羅東救治。

 

傷者送至羅東需9小時以上。

工作站事務所至羅東,經四公里線鐵路、鞍部索道、古魯索道, 再以卡車經古魯、寒溪、大進、廣興,抵達羅東約需2小時左右。

從傷者在銅山受傷,運送至羅東救治,粗步估算超過9小時,這便是在大元山林場工作員工淒慘的命運。

 

工作地點未提供一滴藥水、一吋紗布,運送的擔架也沒有。

工作地點不僅從未提供一滴藥水、一吋紗布,連運送的擔架也沒有,都是用開山刀砍樹枝,再用麻繩或鐵絲 甚或芒草捆綁,最後鋪上芒草或箭竹,傷者躺在芒草或箭竹上。

總括:「伐木工是死了還沒埋;當礦工的,則是活著就已先埋」這樣的順口溜,山上的工人最能體會。

當年政府撤退台灣,工商業凋敝、百廢待舉,財源艱困短絀,森林是僅存可以開發的自然資源,整個經濟都靠林業支撐,無論國防武器及體育競賽訓練、軍公教薪俸都必須仰賴林業,是當權者的禁臠,是執政者的錢庫,地方縣政府無法置喙,分不到一杯羹,這麼有錢的單位,蘭陽林區管理處只要牆角隨便掃一下收集雜碎,足夠讓這些窮苦林工生活不至於如此淒慘,如能稍挪一丁點經費在每個工作地點提供最基本的廉價急救藥品,讓處在極度危險環境裡工作的林工獲得最基本的醫療急救,便可以減低不少傷亡,但蘭陽林區管理處從未有如此想法作為,甚至於說員工傷亡都是自己不小心造成,沒有必要準備這些藥品,從未在工作地點提供一滴藥水、一吋紗布,萬一受傷只能撕下沾滿泥垢骯髒的褲管充當硼帶紗布止血包紮,且山區工作地點距離平地醫療處所遙遠,往往需四小時以上的時間才能獲得急救,一旦不小心重傷只有聽天由命,十之八、九會死亡,無數林工因此枉送性命,高階主管喪盡天良,沒有人性,草菅人命,視低階員工生命如螻蟻任意踐踏,造成無比悽慘痛苦世界。

 

山區醫療設備可以說是零,只靠藥商放置在山區的藥袋。 

山區醫療設備可以說是零,生病只能依賴藥商放置在山區的藥袋,內放一包包的成藥,諸如明通治痛丹、虎標萬金油、....,這些成藥由患病者自行看藥包上的說明來服藥,幼嬰及孩童患病也是服此成藥;孕婦生產都是左鄰右舍婦女相互幫忙,如果遇到難產沒有醫生護士或助產士照料,只能聽天由命,大都母子俱危,枉送性命 。

校友邱文智在文章裡有如此敘述:山區缺乏醫療設備及藥品,有的孩子發高燒、急病、意外……,年歲幼小就離我們而去的(我大姐秀春2歲,三姐秀妙4歲),就連大人的生命也都是隨時在跟死神拔河。

校友陳麗鳳的大哥發高燒,沒有醫療幫助導致失聰,父母經常悔恨,也責罵蘭陽林區管理處喪盡天良。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山區天然藥材充沛,家家是中醫專家。

山區欠缺醫療設施及配備,賴藥商放置在山區的藥袋又得花錢,貧困人家哪能輕易使用,通常病重造成身體極度痛苦才捨得開啟,反倒是山區有隨處可得的天然藥材,日子一久,口耳相傳,家家都變成中醫專家。

記憶所及,記述如下:

刺ㄚ(山區俗稱)茶

分布在晴峰及翠峰湖一帶,翻閱植物圖鑑應是玉山小蘗,小灌木,枝多刺,故名刺仔,根金黃色,煮後加入糖,可以生津止渴清熱燥,瀉火解毒,急性腸炎,促進新陳代謝。

含殼草(音譯)

似低海拔郊野、庭園常見的雷公根,味道亦似,只是山區是葉背暗紅,葉片較小,加入肉片是美味藥材,可促進孩童食慾,健胃,轉骨成人,消腫解毒。

紅葉鋸ㄚ草(山區俗稱)

形似庭院、草叢裡陰濕地方生長的齒葉矮冷水麻, 葉小如米粒,葉背是淺紅色,莖半透明,高度不超過5公分。分布在晴峰及翠峰湖一帶,是一種可以消腫消炎的良藥,以前只要刀傷,鋸傷,蚊蟲咬傷腫痛,搗碎敷上,隔天立即消腫,只是植物圖鑑上尚未找到,學名待查。

八角蓮

分布在中海拔翠峰山區。可清熱解毒,化痰,可治跌打損傷,疔瘡,蛇咬傷,消腫。

兔ㄚ草

學名車前草,因學校養兔子,老師常要學生拔車前草餵食,久而久之變成兔仔草,可以生津止渴,利尿,清熱,明目,咳嗽。

玉山薊

翠峰及晴峰山區都有,可治疔瘡,止血,消腫。

抱莖籟蕭

小時不知其名,大人亦說不出名稱,只知是藥材,翻看植物圖鑑才知其名,全株密被灰白色綿毛,白花,頭狀花序排列成織房狀。可泡茶,可當菸草代用品。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