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正大元山林場在網路及紙類書刊中有數點謬誤的資料

一、中興崗的位置:

民國62年大元山運材鐵路晴峰線與太平山運材鐵路三星線於中興崗接軌,兩線接軌也註定大元山林業結束,民國63年工作站裁撤的命運。

當時中興崗的位置與現今太平山往翠峰湖的公路所指稱的位置並不是同一地點,往昔兩軌相交的中興崗還須深入深山約6公里。

翠峰湖至中興崗這段路途,大元山林場的員工稱之為「路尾」。

以前太平山往翠峰湖需花四小時以上,不像現在開車只需30分鐘左右。

當年的中興崗

       當年大元山林場裁撤後遺留的集材痕跡從遠處接近水平的鐵路可以看出晴峰線路尾的遙遠路途遠處右邊山頂呈圓形的山峰便是翠峰湖邊的望洋山,望洋山別名大崩山

 

二、大元山林場裁撤後翠峰湖森林開發的情形:

維基百科裡錯誤描述:

大元山分場

大元山一帶的林木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開始開採,戰後於1946年改為太平山林場下轄之大元山分場,採伐範圍逐漸延伸到翠峰湖所在之望洋山地區,1960年再改制為大元山工作站。雖然現今一般認為翠峰湖是新太平山的一部份,但兩者早期開發時的關連不大,翠峰湖地區的林木長期經由大元山工作站專屬的運輸系統向羅東輸出[8],不需要經過太平山森林鐵路。直到1973年(民國62年),翠峰湖地區的大元山運材鐵路晴峰線與太平山森林鐵路三星線於中興崗接軌,兩者才有運材軌道的直接連接。接軌完成後,大元山工作站隨即於1974年(民國63年)裁撒,翠峰湖一帶劃歸太平山工作站管轄,翠峰湖地區的木材改由晴峰線經三星線輸出。

其他許多網路資料可能沿用維基百科,造成一連串的謬誤,更正如下:

翠峰湖的海拔約1840公尺左右,大元山林場晴峰線在翠峰湖上方,海拔約1900公尺左右,大元山運材鐵路晴峰線與太平山運材鐵路三星線交會接軌於中興崗,海拔超過2000公尺。

蹦蹦車運材鐵路仰角不能超過5度,而且上行只能拖拉空車,裝滿木材的一串聯結車,有時10多車連結,總重量數百公噸,蹦蹦車根本沒有足夠動力將一串超過數百公噸的木材由海拔約1900公尺左右的晴峰線往上拖拉至海拔 超過2000公尺的中興崗,然後由太平山三星線運出。

真實的情況是,大元山林場裁撤後,翠峰湖的森林開發是交由木材廠商投標,得標廠商使用10輪卡車運送,廠商另開闢古魯林道,目的便是開發翠峰湖山區的森林。

古魯林道,由羅東當起點, 經廣興、大進、四方林、寒溪、古魯、中間、南澳北溪濁水河灘、望洋山、翠峰湖。

翠峰湖更遠的深山,在南澳還有大片森林,蘭陽林區開發處為了砍伐開發該處森林,特別另外開闢一條由宜蘭跟花蓮交界的和平進入山區的林道,因此又名 「和平工作站」。

和平工作站捨棄傳統的索道及蹦蹦車鐵路運輸方式,改為卡車運送。

和平工作站的時間並不長,約只6年左右,員工大部分是大元山林場裁撤後轉入的。

和平工作站開發結束後改名為「南澳工作站」,而大元山林場原本的古魯反變為「南澳工作站古魯駐在所」,現在古魯是蔓草叢生,人跡罕至。

當年運送翠峰湖山區木材的10輪卡車

 

三、Google地圖上平元林道的謬誤:

如果使用Google地圖搜尋「平元林道」,會發現幾乎在翠峰湖以南的山區,交織縱橫數10條的殘留林道全部標註「平元林道」,由此可見Google地圖在繪製時沒有請教熟識該地區的人士,以致造成如此謬誤情況:

Google地圖上,遍佈在銅山及望洋山的林道應屬古魯林道。

古魯林道的闢建是因為大元山林場的集材無法到達的地區,蘭陽林區管理處只好改採廠商投標方式,得標廠商在民國50年開始闢建古魯林道,山路比較陡峭,只能行駛10輪大卡車。大元山林場裁撤後,翠峰湖及銅山、望洋山的剩餘林班改採外包投標進行砍伐開採,同樣以10輪大卡車行駛古魯林道進行原木運送

太平山林場在民國63年便開始闢建公路,民國64年暑假夥同好友登太平山至翠峰湖繞大元山返羅東,當時公路已修建至白嶺,估計民國66年應已完全完工。

大元山林場及太平山林場相繼裁撤後,蘭陽林區管理處為著觀光旅遊及林業觀測利用原本三星線的鐵路路基,將公路延伸至翠峰湖,甚至延伸到大元山工作站,然後經古魯、寒溪至羅東。此為「平元林道」

蘭陽林區管理處闢建「平元林道」時,大元山林場及太平山林場已經裁撤,林業枯竭,經費拮据,只能讓得標廠商便宜行事,准許以處理“殘留木”的名義進行闢建。

但“殘留木”的名稱過於籠統,沒有界定清楚,讓廠商認為只要大元山林場開採剩餘的林木都是屬於“殘留木”,都可以進行砍伐,造成大元山永遠無法磨平的傷痕與遺憾,是臺灣林業砍伐破壞最徹底的林區,數千公頃的台灣杉原始森林、計畫保留的神木都無法逃過砍伐的浩劫、連挺立的白枯木、砍伐後殘留的樹根、傾倒在地的枯倒木都不放過,只能以“滿目瘡痍”來形容,剝削得整座山赤裸裸的

平元林道進行原木運送只有闢建林道的廠商使用而已,蘭陽林區管理處新闢公路的決策影響深遠,犧牲整片價值不斐的林木,最後卻換為現今公路無法使用的窘境,可謂“因小失大”。

使用Google地圖搜尋「平元林道」,屬於十六份山、大元山的地區才屬於「平元林道」,但平元林道只有一條主幹道,其餘分叉出來的林道,便是當年得標廠商闢建進行開採“殘留木”的林道,是現今追查官商勾結的鐵証。

 

四、泰雅族原住民在大元山區的情形:

小時時常聽年長伯伯談及泰雅族原住民在大元山區的故事,摘錄如下提供給有志台灣文史工作者追蹤研究。

1、大元山林場在開闢苗圃時,曾挖到多處用石板堆砌的屋舍遺跡,石板下埋有骸骨,可能與泰雅族有關早期泰雅族有將前人埋葬在住屋下方的習俗,代表著「一家親」,此處究竟與山腳的寒溪部落抑或南澳北溪下游的南澳諸部落有關,值得研究。該處泰雅族屋舍遺跡想必是日治時期開發大元山區林業驅趕原住民下山所遺留

2、南澳北溪上游兩條支流會合處的廣闊河灘地曾經發生泰雅族原住民和日軍激戰的場面,慘烈傷亡不下「霧社事件」,南澳金岳部落亦有前人抗日的傳說,是否同一事件。很有可能是抗日原住民撤往南澳北溪上游,然後在此廣闊河灘地激戰,導致全部被殲滅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