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峰湖

──被遺忘的臺灣大元山林場森林開發史──

礦工是活著已先埋 ■ 伐木工則是死了還沒埋

苦難的年代,有一群命運悲悽的不幸人,住在一處處森林砍伐滿目瘡痍的深山裡,面臨山崩地塌、土石流氾濫的挑戰,艱困地支撐台灣的經濟,但是歷史似乎永遠忘記他們過往的貢獻,甚至極盡所能抹滅種種痕跡。可悲可嘆之餘,身為這群目不識丁受盡欺凌的悲劇人物的後代不得不挺身發聲,希望有雪泥鴻爪的功效,訴說當年種種的心酸歷程,如若不然,這群如螻蟻的生命輕飄飄地消逝,一切都將消亡於世間,曾經那麼拼搏死傷那般承受苦難都變得毫無意義,遠遠不如還可眼見輕飄飄的塵土與點點忽明忽暗的微微螢光。

往昔蘭陽林區管理處支撐台灣經濟的局面是大元山林場和太平山林場共同努力的榮景,但大元山林場卻命運多舛,肇因人謀不臧導致無端地被消失40多年,直至2008年大元國小校友重返母校尋根才打破沉寂,由於羅東林區管理處一味抹煞大元山林場存在的事蹟,由於以往大元山林場被如童養媳的對待,大元山林場每位員工及眷屬後代戮心戮力,獨力運作撰述歷史,訴說自己的故事,出版紀念冊,成立聯絡網。

網站版主是歷史見證人,雖然出身窮寒,卻深具在逆境中實現理想的韌性。大元國小在心目中是最偉大的學校,最有愛心的校園,深深以大元國小為榮。

過往的台灣林業史皆以政府高角度的觀點編撰,以統治者的冷漠無感漠視窮民的弱勢心聲,以高傲的姿態疏離員工卑微的處境,從未真正呈現低階林工在深山生活的困厄艱險以及學子受教育的無奈無助,更以居住平地鄉鎮懵懂狹隘的邏輯思維去詮釋崇山峻嶺裡鮮為人知的實際環境與人文,導致認知偏差造成諸多謬誤曲解,本網站以被輕賤的貧工視野去真實撰述深山現場艱困搏命與心酸血淚交織的一面。

心中有愛,才能與真理同在,尤其涵蓋著曾經滋潤經濟豐沛資源的山林與土地。愛是永恆的,所有束縛的枷鎖將會解脫,所有痛苦悲傷終將遠去,唯有歷史不容抹滅歪曲。

※昔日台灣山區的林場是禁地,甲種入山證嚴格管制讓外界無法接近記錄研究,導致台灣林業史的長期空白,深知身邊的影像資料彌足珍貴,學術及教育界求之若渴,惟希望大元山林場與翠峰湖的史料能儘早如實重現天日,使得文獻資料的撰述及宣傳媒體的傳播取得與太平山林場對等地位,恢復大元山林場的名份,將翠峰湖、台灣山毛櫸步道歸還大元山林場,相關史料不再被移花接木,不再被蓄意捏造,本網站將解除對智慧財產權的版權保護措施,免費提供學術教育或登山界一起分享。

※有生之年,翠峰湖邊沒有設立永久性的文史館,展示大元山林場暨大元國小的歷史資料,每年擇時祭祀曾經蒙受恩澤的山神、湖神以及往昔獻身林業造成傷亡的英靈,誓不讓羅東林區管理處使用整理修補後的珍貴影像。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廣袤葱郁的森林,是台灣被稱為美麗寶島的原因。

在十五世紀的時候葡萄牙人開始藉由船往東方世界探險,就發現到台灣這塊島嶼,上面叢林遍佈, 風景秀麗,簡直是個幽境,就把發現到的這個地方稱之為福爾摩沙,葡萄牙語「formosa」,意指美麗寶島。

但台灣卻是個命運多災多難的島嶼,尤其是森林被砍伐殆盡最為悽慘。

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在《台灣山林的悲歌》文中指出,國民黨當政時期,台灣森林砍伐量是日本殖民期間的近7倍!

礦工是活著已先埋,伐木工則是死了還沒埋,道盡山區林工飽受蹂躪的悲慘命運,加以高海拔天候苦寒,極度危險的工作環境,從未有任何急救設施及藥品,食物及生活補給困難必須仰賴林場合作社,然卻哄抬物價受盡剝削,居住工寮簡陋,員工貧窮家徒四壁,員工兒女受教育艱困,...... 總總惡劣情況讓外界無法暸解無法想像。

翠峰湖有「薄霧中的少女」之稱,是台灣最大的高山湖泊,每當雲霧在湖面翻滾飄渺時就像如詩如夢般的幻境,總是讓人迷戀留連。曾經是大元山林場伐木工人、集材工人及其眷屬群聚之處。

當時翠峰湖山區景況是血跡斑斑、淚水涕泣交織的悲慘世界。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現任國立中央大學校長 周景揚的童年在大元山區生長,為本網站寫下的留言。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