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韻    寫情

讀人物水彩大師—關維興

 

緣起

學生時期就常愛泡在亞典書店堙A有時純粹是心靈氛圍的沉浸;當然還時有尋得寶典的喜悅。不同藝術風貌琳瑯滿目;各地創作者的辛苦結晶,常也填補不少愛藝人的心靈空間。就這樣:喜歡的、佩服的、認同的、感動的、懂得的畫冊便逐一收藏,有時連何年何月購得?好像都記不得了。總是在心血來潮時把書櫃打開,一本本的驚喜與悸動,就在指尖的翻落中湧現。 

認識關維興老師,是在06年『風生水起』的水彩示範會上。當時的我是個國中美術老師;十多年的教學生涯,不曾好好創作,更別說是提筆畫畫了。對於水彩這門藝術的了解更是陌生。只知道這次示範會上:有多位大陸水彩界的頂尖名家參與,各有所長、實屬難得。而選擇了關老師的人物示範,原因無他:從小就愛畫人,對人物的喜好與感動也較多;因此很努力地窩在關老師的左前方,認真欣賞與學習。當然,對於一個沒在畫水彩的人來說,這場示範只能見到粗略的表相;而神乎其技的水彩技法,總還是半知半解、無法深入。不過,這麼一位水彩大師親和幽默的風範,卻讓留下了深刻印象。 

課間休息時,看到關老師在走廊透透氣,也不知哪來的勇氣,竟自行向前問候。也許是緊張吧!只簡簡單單自我介紹後,就結結巴巴不知所云地結束了這難能可貴的照面。刻板印象中:藝術家總有股帶點距離的高貴氣息;特別是成就越大者,更會讓人自設門閭、不敢窺伺。然而關老師謙和的舉止,大大打破這既有的觀點,直覺像是自己的父執長輩那般親切。可惜的是:整個活動結束後,都沒能再有請益的機會,備感遺憾! 

 

機緣

 08年,在洪東標理事長的鼓勵下,正式加入亞太水彩藝術協會。在諸多水彩大師與先進們的指導下,開始了我水彩繪畫的起程。從門外漢一頭栽進這專業的領域,除了努力別無他法;藉由參與協會的活動來向前輩們討教和學習,更覺收穫滿溢。然而在自我探索與磨練中,對於人物主題的作品仍情有獨鍾;只是水彩人物這超高門檻的技法,實難掌控、令人聞之卻步。無意間在整理畫冊時,書櫃內層角落下,堆壓著一本尺寸略長於他本的畫冊。想想:應是多年未曾翻閱,索性就看看吧!隨手用力一抽,還來不及拍掉書角上的灰塵,便被封面水彩作品『拿葡萄的小女孩』給震懾…‥淺恬微揚的嘴角與稚嫩的粉頰烘托著慧黠的雙眼;一股邊疆風情躍然紙上。讓人眼光不得不在那迷人的筆韻間游移、讚嘆!

拿葡萄的小女孩(局部)

“怎麼有這本畫冊!”一時間那如穫至寶的雀躍…久久無法平復;多年後仍感興奮莫名。原來是關維興老師示範的教學冊頁:有步驟與階段圖示,對於苦無入門的新手來說,無疑是最棒的指南。從此,每每閱讀關老師的畫冊,便有不同層次的體會和領悟;越是以技法層面分析就越覺得遙遠。著實讓人又愛又敬呀!這不得不讓我產生更崇高的偶像情結。其實,同樣是藝術創作者,有偶像崇拜可能無形中會引導成相同路數與風格;不過話又說回來:若能從大師的作品中習得一招半式,便也值得不是嗎! 

09年底,協會在中正紀念堂策劃的大型展覽『兩岸水彩名家交流展』,在一波三折的情況下:關老師終於在一月下旬順利抵台。原本規劃參與的開幕、研討、寫生等活動都已延宕;心情不免低落。而洪理事長的一通電話卻讓我喜憂參半:關老師與師母台北的行程,希望有人支援。心想:可以如此近距離貼近大師的機會,怎能錯失?當然滿口答應;但又深怕招待不周,壞了協會名聲…只得戰戰兢兢。 

 

讀人

到了約見那天,可能怕誤事所以特別早到。沒想到初見面時,關老師滿臉笑意開口便說:「我對你有印象!」這句話不僅化解了我的緊張,更直剌剌攻佔滿是錯愕的臉龐。四年前的片面之緣,竟仍留有印象。以一位畫務繁忙的70歲老爺子來說:見人識人的能力也太了得了吧!這初次領略到的閱人功夫,當真令人佩服。在微涼的晨風中,心不免都暖了起來。接著關老師以略帶不好意思的口吻,表示不知是否會麻煩?雖說得客套,但謙和誠摯的神情令人深感窩心。孰不知這初見面的三兩句寒暄,竟令才當地陪的我,完全沒了矜持、更少了隔閡。簡直就像自家長輩般,讓我熱情得快失了分寸。

關老師與師母

其實這次有幸能邀請到關老師來台交流參訪,關師母功不可沒。因為信仰的關係,一直有來台拜訪佛教界幾位得道師父的心願。在幾次申辦手續受挫時,仍不厭其煩直到成行到來。因此在台的行程除了幾處熱門景點外,其餘多是寺院參訪、禮佛和拜見師父。

師母茹素多年,餐食自然要求素簡;而老師亦食之有味,還頻頻讚許,令人心寬不少;足見老師隨和體貼的特質。還記得第一天地陪結束時,送老師上旅店休息;因相談甚歡、欲罷不能,便在房中聊了一會兒。隨即在房門口道別,沒想到進電梯後猛一回頭才發現:老師、師母竟然送客送到電梯口來了!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當下讓我手足無措到不知做何反應?一位善於發掘人性之美的大師,心地柔軟、細緻到令人動容啊! 

嘗想:一位成就非凡的大師,是甚麼造就了如此令人崇敬的高度?是那學都學不來的表現技法?還是那遙不可及的視覺意境?亦或是那無法撼動的理論根基?……我想:應是一份高層次的專業能力,包裝下的內在修為所體現出來的“包容”。那是人性的至美—『善』。人心有善自能體會:平凡老農對土地的勤與情是美!人心有善自會察覺:漁人在陽光下閃耀的膚色與笑顏好美!人心有善自被感動於孕育他成長的那份鄉情最美!人心有善自會悸動於童稚無比純真的眼神有多美!人心有善自然敏銳地接收:來自這片大地所給予的創作泉源(看似平凡卻情真意切),因此動人。這是屬於關老師的天份,只能閱讀但無從臨摹。

陜北老農

 夕陽中的漁民  

鄉情

司機的兒子 

閱圖

初看關老師的圖:氣韻生動、渾然天成。驚嘆於水彩能在如此簡速的時間內完成,仍能厚、薄、虛、實並重,實在難得!經老師說明之後才知道其實不然。每個階段,老師都會花很長的時間來審視畫面中的水份靈動與筆韻氣勢。哪邊因勢保留、哪裡需再洗染疊加;如此反覆耕耘,方能有近似一氣呵成的佳品。因為水和彩的撞擊與融合是充滿變數以及不可預測的;所以作品的精彩與否,便也在這一點一滴的推敲琢磨中應運而成。這麼嚴謹的態度,著實給了我很大的啟示:水彩作品中淋漓的溼與偶發的巧;虛實中看似輕鬆的筆觸和不經意的飛白,都了然於胸、細心去經營出來,又不覺造作。這恐怕並非全賴高超的描繪技巧就能有所成就吧? 

關老師也常在言談間和文章中,對於外界所給予的讚揚跟頭銜,都平常心以對。他常謙虛的表示:水彩難就難在“水”這媒介是不受控制的。你要它往東,它並不會乖乖就範;但也因為如此,總會有出乎意料的驚喜。對於一位水彩深耕多年的大師,仍不斷努力追求更精準的控制力度;實在令人感佩。儘管如此,精妙的水彩技法,一向不是關老師引以為傲的面向;反而是一種高藝術形象所展現出的畫境,才是關老師多加著墨與深究的課題。

亮相

花臉

獨到

不同土地滋養出不同的人文面貌,這是一種獨特。如何精準的去捕捉?光靠敏銳的觀察力是不夠的;是否還有著一份柔軟的認同感。這份同質心的認同,常源自於畫家本身的成長環境。關老師從小就在濃郁的鄉情中浸育,自然會想展現人性至美的光輝;即使不同族性、文化迥異。他都能以情為本、無礙地悠遊其間,去感受並找出在地的人與人、人和土地間的情感臍帶。那是份實實在在的創作題材,雖味淡卻芬芳迷人。而這種看似以人物肖像為本,但體現出來的人文風貌確是有其深度與廣度。

潤土故鄉人 

在欣賞作品“潤土故鄉人”時特別有感受;雖不曾拜讀魯迅的文章,卻能感受到滋潤這塊土地的人們,努力地在故鄉的每個角落活著;那裡是一個可供心靈依歸的地方。畫中一雙凝結了時空的眼神…遙望遠方,鎖住如浮雲掠過般的滄桑,也瀰漫著飽嚐風霜後的愁緒。輕咬著菸的嘴角,似乎也承載了生命歷練中的老成與矜持。人的形貌具體鮮明;牽引出來那濃得化不開的鄉愁,卻勾人心緒、久久不散…這等表現力與感染力竟如此的深刻動人。我想這就是關老師獨有的人文藝術形象語彙吧!也因此,關老師的作品不管到哪個國家展出,都能備受當地肯定與推崇。 

不知是否留意到:關老師的畫作除了能帶給觀賞者一份濃郁的人文饗宴外,似乎還具有某種澄化心靈的力量。仔細推敲下不難發現:關老師在“白”意向的運用上,有非常極致的表現。最易感受到的是人物背景的那一片『空』。關老師利用大量的水來凝結每一張動人面容之後的虛;在極簡的構成中,水韻淋漓。在虛與實之間,藏有似音樂般跳躍的飛白;看來隨意,卻也恰如其分。這片虛白對於創作者來說,是充滿著莫大的危機與誘惑的!若稍有不慎,則易流於插畫表現模式。畢竟水彩是西方所引進之畫種,不似中國水墨畫般能以留白來導引高層次的結構與意境。因此,關老師就必須在人物實像的處理上,花下更多的時間和精神。當深刻度夠,便提升了繪畫性;自然會與這片虛白產生化學反應,脈絡相連。如作品『烏朦漢子』。

烏朦漢子 

再者,關老師對“白”的詮釋亦無人向背。無論是衣物白、齒白或是鬚髮白…,都能不髒不膩,白得清透。適時地裝點出人物的風霜、性格與異地風情。這在關老師描繪的作品中,舉凡邊疆民族身上的飾銀、頭巾和冠飾等;無不表現得精彩深刻。總能將繁複細瑣之處,經內化而再現出華而不俗的關式風味;在一系列苗域作品中可見一斑。其中之作品『苗女』:那自由的色彩,撞擊著銀飾的飛白。很難想像:在不加粉白的情況下,利用部份遮蓋液就能有如此痛快的佳作,自然而不僵硬。在色與白的銜接面上,又有多層次的分際與可能,真是令人讚嘆不已呀!

苗女 

在欣賞作品『蒙族女演員』時亦驚呼連連:那套白緞戲服,怎能白得令人心驚;卻又服服貼貼地穿在女演員的身上呢!仔細觀察下,令人懾服的是:用色如此單純,只運用寒暖之間細微的明度差,自然而精緻地包覆在紮實的人體架構上。而緞面織料應有的高光反差,亦不慍不火地擊點出一種高度與亮度;如此薄淺的調子,能夠呈現出這麼寫實的體感。藉由輕巧的色料,竟能疊加出如此厚重的量感;進而體現出一種高貴明亮的氣質。令人大為驚豔!若推崇關老師為華人界水彩人物的第一把交椅,實不為過呀!

蒙族女演員

其實,水彩技法有非常多面向的取捨,如何磨出畫者想要的意境?各路名家無不使出渾身解數。然而在畫面氛圍的凝造時,通常會在高光或受光物體旁,襯以較戲劇性的重色背景來強化主題;特別是白基底調的物件。為了強調“白”的視覺印象,這是絕大多數繪圖者會選擇的手法。但從關老師諸多作品中,只有極少件會採用這種方式來提升視覺強度。反而老師他會從類似彩度與相近明度間,予以淡化式的鬆解;好將目光焦點全集中在人物生動的神情刻畫上。讓觀賞者在毫無壓迫感的情況下,來體會畫面中所要傳達的意念。因此無需藉由多樣化的技巧來鞏固畫作的組織架構和強度。當然,作品也能如涓涓細流般導流入人心,積累成一壯闊動人的詩篇。這是否也是另一種高藝術涵養所體現出的高雅氣質,不俗不豔、耐看而具深度呢!作品『突尼斯男子』即是代表之一

突尼斯男子

畫過水彩人物的創作者都知道:人物畫除了應俱備紮實的具象描寫能力以及敏銳的捉形獵影技巧之外,最難的應屬各式人物皮膚的詮釋;特別在以不調粉的純水彩技法中,如何精準的把膚色鋪陳好?那可真是一大試煉呀!在受光的亮調膚色表現時,可經由水來加以調合。但在灰暗光影下的色彩運用,可就是門大學問了。在作品『沉思的漁民』中,近八成的暗帶面積,色調應當下的多深,才能鎮得住亮暗界面中的精彩刻畫;又要能引渡滿臉的風霜,從暗面的臉龐中隱隱帶出。光就技法層面的表現來說,已令人咋舌!然而關老師從不閃躲如此大對比、高難度的題材,反而不斷挑戰著水彩畫的可能性。以做中學的態度來迎戰每一份未知。作品『鰥夫』亦是件強悍攻佔觀賞者視覺神經的佳作;可見關老師在創作每一件作品時,勇氣與膽識是過於常人的!

沉思的漁民

鰥夫

最近在關老師的網站上,欣賞到老師最近期的大作;畫的是雲南的少數民族。其中有件作品:『和風』,令人頗有感受。畫面中納西族老婦的白髮,被風吹得輕盈。關老師以他一貫纖細動人的筆法與貼近人心的色彩,雋刻出那有如和風般舒服柔軟的膚質。滿是風霜的皺紋,看似輕掛在臉上,隨時都能被抹去;留下如小女孩兒般粉嫩膚觸的雙頰;引人好想輕輕的去撫拍一下。而整體調性的安排與技法的鋪陳,彷彿讓人身入其中,連現場拂面清風的溫度都能感覺得到啊!

和風(2010年新作) 

其實和關老師相處的幾天,可能因為協會的幾位同仁誠摯的態度,讓老師卸了心防、頑皮起來。偶爾會開開玩笑逗逗大家;而燦爛的笑容總不吝惜地回應給我們。嘗想:一位創作者若能像關老師一樣,凡事保有童稚般純真的心靈,先天上自然會擁有洞悉萬物的觀察力;當然後天的努力與自我提升更是不遺餘力。

可愛的關老爺子

省思

常聽到有人在討論:大陸畫家們的技巧性非常高;其實台灣的創作者也不乏技藝高超之人。只是著重的面向不同,基本功的養成和實踐度亦不相同;這當中就屬對“基本功”這門功夫的認知上有所差異。台灣一般習畫學子認為:基本功乃是協助初學者入門之用,對於已經從事創作領域的人來說,並不那麼需要實踐;認為對於高技巧性的技法琢磨,才是開拓一方領域的終極目標。反觀在兩位水彩大師關維興和陶世虎的學術交流間體會到:基本功應是一作品成敗的關鍵。它是畫家創作的基本骨幹架構,不管技法門路如何精妙,貫徹如一的基本概念從不閃失、而且更加強化。甚至可從他們的大作中領略到:基本功夫在畫面當中的靈魂角色。這可能是台灣美術養成教育的盲點,因為新世代的多元面向與學生的學習態度,直接影響到教授者的質量取向。老師的難處在於:若要迎合時代、討好學生,自然無法貫徹基礎能力的落實;因此教學中多在鼓勵實踐自我與渲洩情感為重。當激化到感性的極致面時,當然不會太在意具象式的理論基調。學生學成後參與教學,本身在思想層面有所偏頗、能力與觀念不足以支撐的情況下;如何有系統的指導後進?這是值得深思與探討的。

 

結語

在兩位水彩大師訪台期間,我感觸良多:雖深深被他們精湛的作品給懾服,也感動於他們無私地演示教導。可是對我而言,畫齡與畫歷太淺,體會與觀察到的尚是皮毛;甚至解讀不深、無法全然領會。畢竟他們幾十年的繪畫功力與生命厚度所體現出的藝術層面,並非在一朝一夕間就能參透;因此只能以一位讀者的心態,把自身的感受表達清楚而已。總希望能為這難得的交流機會留下點什麼?當然更希望日後積累自我水平之後,能再次拜會諸多大師、好好請益。 

很多人在欣賞關老師的作品時,都會感受到畫面的構成很簡潔,並無龐雜的背景呼應,為何依然精彩動人!當然天份與聰穎自不在話下。單單選材時態度就非常嚴謹,當構思完整之後便依序過濾、精粹出此畫的靈魂所在。他曾表示:如果眼神能把你想表達的話說得明白,其實無需再以枝微末節之物來突顯主題才是。這就是關老師畫面的氣度:有自信而不施予觀者壓力,但力道一點兒都不輕。讓人在優雅的水韻間,紮紮實實地在你心頭上給了一記悶拳!強度感受因人而異:有的震撼動容、有的心有戚戚、更有人淚流滿腮…。這已不是任何外在脅迫所致,更不因學識多寡而異。這也就是藝術之所以為藝術,千百年來不變的本質…用『心』!關老師做到了…70歲仍不懈怠!我們呢?

                                  

                                               毓修 2010.6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