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位影響我藝術創作的老師──徐寶琳

 

我是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日間部1973年入學的學生。

大一,整日必須上九堂課,但都忙著修學科,如:藝術概論、色彩學、......;還有一般必修科目,如:國文、英文、中國通史、國父思想、教育概論、.......。

這些學科累積,幾乎沒有術科,只有素描、工筆國畫與平面設計而已。

術科分兩組,我是乙組。

西畫部份,只安排素描每星期 8 節,畫的是石膏炭筆素描,而且僅限在頭部,胸像則是大二的範圍。

到大二(1974年)時西畫課程才安排水彩每星期 4 節有色彩的學習,填選課單時,發現公佈欄貼的日間部課表上是一位全然陌生的指導教授─徐寶琳。

好典雅的女性名字,想必是嬌弱文雅的女教授,乙組的同學都這般認為。

等到正式上課,走進來的竟然是一位彪形大漢,跟姓名全然相反,當時大家都非常驚訝,面面相覷。

一開口上課又是讓學生目瞪口呆。

「師大美術系的水彩根本不是水彩,在歐洲都不是像師大如此塗塗改改的,是非常肯定,經過觀察才落筆的。」

「我要改變師大美術系的水彩風格,引進歐洲的重疊法的透明畫法。」

 當時水彩技法除政戰學校美術系因部隊需要有其傳統嚴格要求,比較注重水彩技法的訓練,傳承由梁又銘、梁中銘、陳慶鎬、金哲夫至林順雄,擅長水份掌控;社會風行的是渲染法,如張杰、席德進老師;師大美術系則受到李澤藩老師的影響,盛行的是油畫方式的技法,不講究透明飽和, 不注意筆觸流暢。

師大水彩技法讓人耳目一新的分水嶺應該是我在系內校外的表現受到重視才逐漸改變。

對我鼓勵最多的是留學西班牙的徐寶琳老師,我唸大學二年級時由他指導水彩課,這是他第一次教水彩,嚴格要求必須按歐美正統的重疊法繪製,當時上課不斷提醒這幾句話:

「調色時筆肚裡水的含量要飽和」

「水彩要一層一層慢慢畫,第一層乾了才能畫第二層,第二層乾了才能畫第三層,絕對不能超過四層,不然就會髒掉。」

「每個人的眼睛不一樣,觀察的顏色當然不一樣,要看一眼畫一筆,要仔細觀察,經過觀察後所調配出來的顏色即使是在調色盤上是髒的,畫在紙上一定融入畫面;沒有觀察調配出來的顏色即使是在調色盤上是乾淨的,畫在紙上一定變成髒的,是不協調的,是無法融入畫面。」

這些叮嚀當時同學都無法適應甚至有同學批評這就是水彩嗎?

技法怎麼跟以往的不一樣?

顏色怎麼那麼混濁,馬白水老師不是說過用色必須明亮乾淨,咖啡色系絕對不能使用嗎?

種種疑惑困擾同學,班上只有我能接受可以做到,每次上課都被誇讚,被指定為學習對象,興趣信心大增,紮下深厚的基礎。

此種技法的蛻變可以將水彩發揮得很厚重,描繪對象物的質感可以表現淋漓盡致,是 師大美術系水彩新局面的開始,意想不到竟然能在各項美展都獲首獎,藝術收藏家及藝術經紀人競相至系裡穿梭探訪,因此影響許多學弟(妹)加入水彩領域。

以重疊法為主配合渲染法、濕中濕、乾擦法的技法徹底改變以前的水彩繪製過程,加以是在師大美術系孕育,這些學生畢業後必須至中等學校盡教師義務,造成影響無遠弗屆,儼然成為中等學校與美術班主流教學內容。

或許,徐寶琳老師第一次在日間部上課便遇到我這位從鄉下來的,總是將教授的話當作金科玉律不敢拂逆,也因如此傻勁讓畫藝進展順利,終於在大三師生系展時發表一幅影響台灣水彩發展深遠的水彩作品。

1975  年貨  76X56CM

1975年榮獲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系展第一名

這是台灣首次出現精細描繪的水彩作品,當時在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系展會場 上受到矚目讚賞,大家都很好奇新鮮,水彩竟然可以這樣畫,因此 轟動一時,成為學弟們學習的目標,楊恩生、洪東標、黃銘祝、呂振光…等都受到影響,演變成《水彩黃金時期》的旋風,也造成鄉土 寫實繪畫的熱潮。

當時台灣受到紐約新寫實主義影響,因不喜歡那種使用噴槍機器刻板的技法以及沒有人性、個性、情感的表現方式,試著以從小就喜歡的鄉村題材為內容,因此改以日常年節必備的年貨做為描繪對象,因緣際會、無心插柳竟然造成轟動及影響 ,也被視為七十年代本土意識的代表畫家之一。

徐寶琳老師主張的歐洲重疊水彩畫法經過筆者發表作品得到肯定,這是屬於歐美寫實水彩的風格趣味,與一般熟知平塗、渲染,清麗抒情的水彩畫風完全不同,也與塗改描摹過度而顯得色澤混濁的水彩技法高下差別太大。

由是師大水彩畫給人耳目一新的面目,年輕同儕們即群起追擬,於是為師大水彩畫的高峰發展奠立了重要基礎。

目前水彩界公認筆者為台灣水彩黃金時期領頭羊,如果說徐寶琳老師是點燃明燈的牧羊者,這點論述應不為過。

與徐寶琳老師熟悉後,也談及較為隱私的部份。

徐寶琳老師是蒙古族,所以言談舉止都形似豪邁的蒙古作風,直爽不講求細節、直言不矯飾文辭、敢爭不低頭的個性到處得罪人。也或許「大口酒,大塊肉」的飲食習慣導致壯年猝逝。

等到筆者最近20年接觸到「藏傳佛教」,才稍許領悟徐老師尊親以佛教意涵「寶琳」為名的意義。

徐寶琳老師的藝術理念與創作一直都很有自信,尤其受過正統歐洲美術教育更引為自傲。

但師大美術系是一非常保守的環境,想一展專才非常困難,徐寶琳老師的正統歐洲美術教育,尤其是最擅長的油畫始終無法得到任教機會,對當時的師大美術系影響受到侷限,並沒有發揮的空間。

當時任教主要術科的教授,有接受日本美術教育的和從未到國外留學由助教開始慢慢熬出頭的,這些資格老資歷深的教授佔據絕大多數當時視為西畫正統的油畫課,徐寶琳老師能夠在夜間部先占專任缺,然後逐漸進入日間部敎水彩已經很不容易。

徐寶琳老師上課時只耳提面命重複上述的作畫方式,從不示範也不改畫。 或許水彩不是眼裡西畫正統的繪畫,只是油畫的草圖,系裡安排的課程無法充分發揮的緣故。

雖然沒有受過徐寶琳老師的油畫指導,但言談裡也一直強調,油畫絕不是可以任意塗改或無數次重疊,而是跟水彩的作畫方式相同,油彩乾了才能重疊加色,重疊也不能超過四次,以三次以下最佳。

與其他教授或藝術家最大的差異處:當時歐洲美術教育都要求學生必須有自己調製油畫顏料的能力,徐寶琳老師因此很喜歡自己調製油畫顏料, 而其他教授或藝術家總是拿現成販售的管狀油畫顏料繪製作品。

徐寶琳老師的創作取材都以日常生活為主,1974年在省立博物館(現228紀念公園國立博物館)舉辦在台灣唯一的個展,展覽的作品裡有多幅靜物,其中有幾幅用油畫刀簡單幾下就將燒餅、油條、麵包刻劃得淋漓盡致,真是嘆為觀止。

徐寶琳油畫  靜物  燒餅油條  1976年  油彩、畫布

徐寶琳老師在師生系展都沒有拿過油畫作品,都以速寫作品參展,作品線條剛勁有力、簡潔不含糊,簡單幾筆線條就能表現物體質感與空間,已達大師級的意境。

徐寶琳老師另有一特殊的裝框方式,喜歡以淺淺的毛玻璃保護作品(當時還沒有壓克力玻璃)。

徐寶琳老師唯一的學術著作是1973年出版的馬賽克藝術專著《嵌畫》,不過在當時的時空環境是孤掌難鳴,影響不大。

徐寶琳老師也出版《南畫大成》一書,卻讓經濟陷入困頓,生活拮据。

徐寶琳老師為了避免繪畫時影響色感,家裡不容許購買彩色電視機,只能觀看黑白電視機,在當時彩色電視機已經非常普遍,使用黑白電視機的家庭很少。

以徐寶琳老師的專情藝術與受過正統歐洲美術教育的涵養必定對台灣的繪畫發展有許多貢獻,然而正當創作的高峰期,卻壯年猝逝留下許多遺憾, 只能以「曇花一現」來感嘆。

敬請進入瀏覽 滄海遺珠─徐寶琳與其油畫作品

 

2016年11月9日撰述     

滄海遺珠─徐寶琳遺作展

2016.06.17 - 2016.07.31

http://www.nmh.gov.tw/zh/exhibition_2_3_22_809.htm?1

徐寶琳先生1932年出生於瀋陽,幼年顛沛流離,1946年因戰亂隨叔父遷至北平入匯文中學就讀,於此時期奠下了他對繪畫美術的愛好。1949年與胞姊相偕來臺,進入臺北建國中學就讀。1952年以第一志願錄取省立師範學院(現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正式接受正統美術教育,1955年考取西班牙政府提供之公費留學獎學金,負笈前往馬德里,進入聖費爾南度美術學院(Academia de Bellas Artes de San Fernando)就讀,自此開啟十數載旅居海外的生活。1968年返臺,任教於母校臺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教授素描、水彩、油畫等課程。1987年,正值壯年的徐寶琳猝逝於臺北,留下一批未及為眾人欣賞研究的作品。

在臺灣諸位前輩畫家中,徐寶琳先生在油畫創作上有其獨樹一幟的風格。綜觀其作品,可發現以風景、人物與靜物為最常見的創作主題,且在構圖、筆法、用色等方面皆富有個人特色。從其為數眾多的自然風景與人文景觀類的戶外寫生作品,可以窺見徐氏將早年對建築的熱愛投入於藝術創作中。徐寶琳特殊之處即是在前衛與抽象藝術風行的藝壇,他仍然一貫堅持以寫生風景作為其繪畫題材及創作表現。徐氏更是第一位將西方的馬賽克藝術引入臺灣的畫家,除了在師大美術系教授馬賽克課程,並於1973年出版臺灣第一本關於馬賽克藝術的專著——《嵌畫》,自今仍然成為臺灣研究馬賽克藝術的重要參考。

徐寶琳作為二次大戰後第一批公費留學的畫家,加以長年旅居歐美的海外經歷,於海外與臺灣皆有多次畫展的紀錄,然而有如此藝術背景與創作經歷的徐寶琳在台灣藝壇卻未曾被有系統的論述與認識。本館對於臺灣前輩畫家藝術精華的保存與推廣向來不遺餘力,故特邀徐先生家屬彙集整理各題材作品約50幅,並配合遺物、手稿、相片等相關資料辦理此展覽,除了讓其作品在睽違多時之後能夠重見天日,更希冀藉此勾勒徐氏藝術生涯發展的面貌,向臺灣民眾介紹這位作育英才無數卻鮮為人知的前輩畫家,為臺灣藝壇的發展軌跡留下紀錄。

自畫像
Self-portrait
畫布油畫
51x73cm
1957

人像(妻子袁繼生)
Portrait (Yuan Ji-sheng)
畫布油畫
43x63cm
1957

風景(馬德里)
Landscape (Madrid)
畫布油畫
49x32cm
1959

靜物
Still Life
畫布油畫
46.5x61cm
1974

Pauline.Xu菲律賓馬尼拉灣
The Manila Bay, Philippines
油彩、畫布
91.4x61.2cm
1974

臺北建設
Building Taipei
畫布油畫
74x74cm
1976

臺北街景
Taipei Street
油彩、畫布
136x72cm
1978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