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白水之〈太魯閣之美〉

國立歷史博物館研究人員  郭暉妙 

http://www.teldapbridge.org.tw/teldap/bridge/Services/Blog/Blogs/post.php?bid=49&sn=286

前言

  「太魯閣」不但是台灣重要的旅遊景點之一,也是藝術家最青睞或引作畫題的所在,而馬白水於1999年初完成的作品—〈太魯閣之美〉即為最佳範例。〈太魯閣之美〉完成於1999年初,馬白水時年90歲,創作表現仍處於高峰之際。馬氏當年為國立歷史博物館將於9月為其舉辦之「彩墨千山—馬白水九十回顧展」,而將畢生技法、藝術理念融合貫一,投注於此作品中,並於展覽結束後贈與史博館永久典藏,使國人能擁有親炙大師之機會。該作當年在展覽時首度亮相,畫作氣勢雄渾,驚豔一時,允為其一生創作達到最高峰時的代表作,翌年,以半買半送方式珍藏。除刊登於國立歷史博物館《館藏精品》圖錄外,並印成縮小版,用廣宣揚。

 作品特色

  〈太魯閣之美〉是當代彩墨畫最大的作品,造形簡潔,尤其在形色的鋪陳上以其馬派水彩的獨特手法表現。作品以24張7尺宣紙拼凑而成,總長1680公分,內容循中橫公路足跡從左而右,描寫太魯閣峽谷自東而西的壯麗景色,結構上類似中國傳統畫卷,做次序性地展開,每幅各有一景;計有:新城、新城山、東西橫貫公路牌樓、霧下山腳、長春祠、禪光寺遠眺、寧安橋、立霧溪畔崖谷、布洛灣、燕子口、靳珩橋、錐麓大斷崖、流芳橋、虎口線天、九曲洞、科蘭溪谷口、太魯河流、慈母橋、岳王亭附近、綠水附近、富田山、天峰塔(祥德寺)、天祥(稚暉橋)、天祥(豁然遠眺),並以徒步遊覽的心情,從清晨、早上、上午、晌午、中午、下午、傍晚、夜晚等8個時段,大約以3幅作為一個時段的概念作時間的轉移。而每幅有一主題,不但可獨立成景,當然也可隨意截斷或二幅或三幅、四幅拼接的方式來欣賞,是此作品最構思別具也最具特色之所在。整體連接讓人有若欣賞寬頻銀幕般的視覺感受,可讓人在同一個時空體驗從白天到夜晚的景致變化,而畫面中山路蜿蜒,雲彩裊繞,變幻莫測的壯麗峽谷景觀,讓人感受到整體的磅礡氣勢。

 馬白水生平簡述

  與藍蔭鼎、李澤藩並列為台灣水彩畫三大家的馬白水先生,1909年出生於遼寧省本溪縣,1929年畢業於瀋陽遼寧省立師專美術科,先後任教於遼寧、北京等地省立師範、國立中山中學等校,舉行水彩畫展多次並赴各地作水彩寫生。1948年12月自上海渡海到台灣環島寫生2個月,於台北市中山堂舉行「台灣寫生水彩畫個展」時,其作品受到美術界,尤其是當時台灣師院(今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學生所激賞,薦請校方特聘為該校水彩專任教授,此後即在該校任教達27年,其間兼任台灣藝專(今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私立文化大學教授,並應聘主持國立編譯館中小學美術教科書編輯及主任委員,曾任中華學術院研士、中國美術協會常務理事,以及歷屆全國美展、全省美展、中山文藝獎等評審委員。1974年自師大退休後,與夫人謝端霞女士移居紐約曼哈頓,開始其旅行全美及世界各地寫生、展覽、講學的生涯,足跡除美國各大城市之外,包括加拿大、英國、法國、馬來西亞、北歐三國、中國大陸等地,但台灣是其故鄉,返國活動次數也最多。1999年,國立歷史博物館為其舉辦九十回顧特展(彩墨千山—馬白水九十回顧展),2003年1月7日因病於紐約寓所溘然長逝,享年95歲。

小結

  馬白水自1974年師大退休後即定居紐約,雖然去國多年,但仍心繫台灣,每次回國都仍要到各地去寫生,縱使重返紐約居所,也常憶寫台灣風光以釋懸念之情;在此心境下,他選擇了太魯閣山水表達對台灣鄉情的牽掛,其筆下彩墨不僅記錄了台灣的山水風情面貌,也呈現了馬白水成熟的彩墨主義精神。

  依據馬白水自行闡述之創新繪畫組構,其作品大致可分為4種樣貌,而這4種樣貌均可從作品〈太魯閣之美〉獲得驗証:(一)彩墨繪畫:馬白水熱愛中華文化,世界一家和時代變遷特質,肯定繪畫乃人類共通語言,強調中西融匯、古今貫通的傳承思想和彩墨主義。(二)多合一形式:如三合一、六合一、九至十四合一等。取其製作方便,摘掛方便和空間大小懸掛全部或部分以及搬運儲藏等等皆方便。(三)多觀點:一幅畫面,選全世界或全國全省全縣三五不同景點組織構成。(四)多角度表現一個景點:假想由左右上下各方面觀察形象,相互交叉放大縮小,形成不穩定的感覺,然而藝術家必需使觀者於不安中獲得安定。如同馬白水所言,作品〈太魯閣之美〉這幅大畫,美在感覺和享受。恰如走進二十一世紀,心靈精神內在感的情調和趣味中,超越了現實物質短暫肉慾的思想觀念,會使我們尋味無窮。作品形、色、線、面的感覺,形成路轉峰迴,心靈精神無形中會發現,天高氣爽和曲徑通幽的情調和趣味,再加上高瞻遠望,真是心曠神怡,久久不去!大家可思考琢磨一下,玩味體會想想看,說不定會因時、因地和因人,一定會有新的發現,享受創造自我的美感滿足情趣。

 參考資料1:館藏馬白水鉅作〈太魯閣之美〉、黃永川(Huang Yung-chuan)、

           國立歷史博物館學報、卷期37、2008.06[民97.06]、頁1-24。

參考資料2:《彩墨千山-馬白水九十回顧展》、國立歷史博物館展覽圖錄、1999。

1999年2月農歷新年時節,馬氏伉儷攝於自宅,背後為〈太魯閣之美〉部份作品。(取自1999《彩墨千山-馬白水九十回顧展》,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 

1999年3月馬白水在紐約住宅畫室檢視〈太魯閣之美〉。(取自1999《彩墨千山-馬白水九十回顧展》,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

 

馬白水,從本溪走出的世界畫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6fd73b0100lumh.html

 世界知名畫家馬白水,臺灣水彩畫首席導師,彩墨畫的創始人。美國國際杜威大學藝術教育榮譽博士。1909年生於本溪,13歲遷移它鄉。

         1981年,中國改革開放不久,一個人從美國來到了本溪縣山城鎮。這是一位72歲的老人了。他就是馬白水,在臺灣,在國際上赫赫有名的彩墨畫的創始人。同來的還有馬先生的夫人謝端霞。

但那時,很多山城鎮的人不認識這位元出生於山城鎮的老鄉。本溪縣、本溪市的人也不認識這位元名叫馬白水的本溪人。

       封閉太久,人們對於外界的瞭解太少了,對於臺灣畫壇的動向那可說是一無所知。不知道從本溪走出去的馬白水在臺灣畫壇的影響,不知道馬白水在國際藝術界的影響。

       馬白水攜夫人悄悄回到故鄉,離開了60年的故鄉,魂牽夢繞的故鄉,模樣依稀。四周山巒攢簇,天空在山巒的擁擠中顯得逼仄了。村中的小河依然在流淌,但與記憶中的相比,顯得更細小了。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回到故鄉的馬白水,不止是兒童不相識,就是成年人和老年人都不認識了。村裡的人除了一個姐姐外,別人都不知道這個穿著洋氣的人竟然就是山城鎮的人。

       馬白水晚上與老姐姐嘮著自己離家之後60年的人生經歷,白天攜著夫人謝端霞漫步村中,細細回味記憶中家鄉的一點一滴。

        1991年,馬先生又一次回故鄉,這一次,他的心情開朗,遊覽了本溪水洞、關門山等風景名勝,並留下了一批有關本溪的名畫佳作。

【歷史重播】

        1909年,本溪山城溝的老馬家,一個孩子在呱呱的哭聲中來到了世上。父母親為這孩子取名為士香,上學時的學名為德馨。

       山城溝四面都是山,村中一條小河,一派自然的田園風光。幼小的馬德馨常常癡迷地看著周圍的山梁,想有一天能爬到山梁去看看外邊的世界;想有一天能隨著河水去瞅瞅水盡頭處的風景。村民們看著這個一天老望著天空的孩子,不時摸摸他的頭,打趣地問問,瞅到什麼了?能看到你的媳婦不。村民們沒想到,這個癡迷于天空的孩子,有一天會成為畫壇上的一代宗師。

       孩子13歲時,舉家遷居瀋陽,其藝術天賦逐漸顯現,19歲時,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遼寧省立師專美術音樂科,畢業後一直從事藝術工作。因命中缺水,將名改為馬泉,後將泉拆分為白水,以馬白水之名行世,並以此名成就了他一生的藝術事業。

       在戰亂頻仍中,馬白水流離東南天際,托身於臺灣,年老寄寓美國,但追求藝術的腳步從未停歇。

        1947年的秋天,馬白水的個人畫展在上海大新公司舉辦。此時的他,懷著異樣的心情,等待著一種肯定。讓馬白水意想不到的一個人出現了,這個人就是享譽畫壇的劉海粟。劉海粟聞聽一個東北畫家要開畫展,遂在開幕式那天前來觀展,一看之下,獨特的畫面效果讓這位元大師驚訝不已,在整個展出期間,劉海粟3次前來觀展,並給出了讓馬白水感動的評語:“太好了!好像有交響樂的感覺。”劉海粟的夫人還選購了一幅作品。這是馬白水在大陸最成功、最轟動的一次個人畫展。不但獲得了劉海粟的讚譽,所有作品被購買一空。有幅他最心愛的小畫《西湖》,因不想出售,標了一個很高的價,結果仍被人買走。

       當然,這次畫展的最大收穫,不在於它的轟動,不在於馬白水由此而被社會的認可,而是由此得到大師劉海粟的賞識,並得以拜在大師的門下。

       這年,馬白水37歲。他的藝術天賦和辛勤付出獲得了回報。

1940  張良廟(陜南廟台子)

1948  無錫人家

【歷史重播】

        1929年,馬白水從遼寧省立師專美術音樂科畢業後,先後被分配到遼寧省立第五師範學校、第四師範學校任教。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到了北京,受聘於教育部首創的國立東北中山學校任教。在這期間,民族的痛苦讓馬白水激憤,為一首悲憤沉鬱的校歌譜曲。

       校歌歌詞:白山高,黑水長。江山兮秀美,仇痛兮難忘。有子弟兮,鎖尾流離,以三民主主義為歸向,以任其難兮以為其邦┅┅學以知恥兮乃知方,唯楚有士雖三戶兮秦以亡,我來自北方兮回北方。

        1937年“七七事變”,學校向大後方遷移。馬白水隨之到了大後方,雖也任教,雖也做過為了養家糊口而必做的工作,但28歲的他從此開始了沉醉於藝術的寫生中。

       第一次旅行寫生開始於1938年,先是坐車到青島,然後轉道南京,行一路畫一路。

       從1941年開始了騎自行車寫生的歷程。一個人騎著自行車穿行在戰火紛飛中,穿行在崇山峻嶺中。直到1947年,馬白水騎著自行車走遍了大西北和大西南的山山水水,自然天成的山水豐富了他的畫面,鬼斧神工的奇景異觀讓他領悟了畫藝天成的真諦。

       前後10年的追求,一旦展現在上海大新公司的畫展上,就綻放了奪目的光彩。

        1999年,90歲的馬白水,在人生的旅途中綻放了最絢爛奪目的光彩。年初,臺北歷史博物館舉辦了他的九十回顧展,這是一次有關他的藝術總結和評價的盛會。5月,美國國際杜威大學為馬先生頒贈藝術教育榮譽博士學位,以表彰他的藝術教育上的貢獻。

       先說臺北的九十回顧展。在這次的展會上,參展作品100件,還出版了馬白水畫集。馬白水的藝術創作對臺灣畫壇的影響得到了充分的認識。

       臺灣水彩畫的發展歷史,有兩股重要的導向,一是日據時代的日本人石川欽一郎對臺灣老一輩畫家的影響,一是由大陸來台的馬白水開創的,這兩大主流,孕育了今日臺灣水彩藝術的蓬勃發展。不同的是馬白水在師大美術系執教了27年,桃李滿天下,影響力更廣更遠,深為藝壇所敬重,也為臺灣美術史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馬白水是怎樣來到臺灣,並成為了臺灣畫壇上的水彩之父,還得回看歷史。

【歷史重播】

       自1947年在上海大新公司舉辦個人畫展取得轟動效果後,馬白水萌發了到臺灣寫生的想法。在過去的10年中,從東北到西北,從中南到西南,馬白水的足跡遍佈了全中國,即使有的地方沒到過,但其天然的山光水色也是大同小異。要開闊眼界,臺灣成了他的首選。於是,19481130日,馬白水搭上了中興輪抵達基隆碼頭。之後就是緊張的寫生。3個月後,馬白水在臺北市中山堂舉辦了旅行寫生畫展。

       一場畫展為他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命運轉折。

       日本統治數十年的臺灣,從沒見過如此風格的繪畫作品。省立臺灣師範院(今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的學生為他的畫展所震撼,學生找到學校,敦請學校延聘馬白水到校執教。馬白水成為師大教授,成為師大依學生之意來遴聘教師的第一件佳話。

       只懂藝術不懂政治的馬白水不知道,在不長的時間內,盈盈一水竟把兩岸阻隔了半個多世紀。

       自此,馬白水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執教。師大是當時臺灣培育教師的最高學府,第一代師範大學美術系專任教授中教水墨畫的是溥心畬、黃君璧,油畫是廖繼春,水彩馬白水,素描陳慧坤、孫多慈,皆是大師級名家。馬白水成了學院中水彩畫的首席導師。

       到1975年退休,這期間,馬白水不但將其水彩畫法圖解出版(至今已超過十版),也為臺灣教育部主編中學美術課本,並應聘為曆屆美展、金獎影展、中山文藝獎等評審委員。還多次榮獲臺灣最高級別的獎章和獎金,更為臺灣培育了很多優秀的種子老師,也以他精湛的畫藝為風光明媚的寶島留下美麗的見證。

       香港抽象畫家兼評論家呂壽琨說“馬教授的畫用色非常鮮明悅目,馬氏希望用筆觸骨力解決或改善水彩的輕浮;希望用透明悅目的顏色為大自然披上一件更美的新衣。”

        呂壽琨的這段評語,把馬白水水彩畫的特色和獨到之處,說得再透澈不過了。

       日本美術評論家湯川尚文,則對馬白水的畫另有一段評語,他說“馬氏的畫風,是今日日本所看不到的純英國學院派繪畫,從設色的豔麗和熟練的技巧中,反映出他不僅有很高的素描基礎,他的都市大建築物,點景人物的經營佈置,以及天空和水波的表現,都有著東方運筆的技巧,即使是最細微的一筆也是強而有力的。”

        退休移居美國後,馬先生又開始在國外的旅遊寫生的創作生活,在近20年的時間中,他把自己的藝術創作又推向了一個高峰。他運用國畫紙筆,配合西洋水彩顏料,創造出“中西融匯、古今貫通”的新水彩畫。即以西畫畫風揉合東方技巧,其對於水彩畫的新境界,可說是獨具一格。這就是馬白水創造的彩墨畫。

       馬白水是臺灣水彩畫的首席導師,又是彩墨畫的開創者。對他的研究有不少的專著。其中,最引人矚目的一本專著是馬白水的學生——大陸最熟悉的作家席慕容撰寫的《彩墨•千山•馬白水》。老師一生最得意地是開創了彩墨畫的先河,學生最知老師所想,因而用此作題。自此後,馬老先生所有的畫展必以“彩墨”兩字打頭。

       馬先生為何興起把自己的作品捐贈給本溪市博物館的念頭。

       市博物館副館長孟浩森是馬白水作品捐贈的接洽人。據她說,馬先生自1981年回故鄉後,就有了向故鄉捐贈作品的打算,但因各種原因一直沒接洽上,先生帶著這種遺憾在2003年去世。先生的夫人謝端霞女士以高尚的情懷,置先生去世後其作品日漸升值的豐厚利益不顧,先是向遼寧省博物館捐贈了36幅作品,後經孟浩森的聯繫,與馬先生在臺灣的弟子廖修平和王秀雄溝通,與居住美國的謝端霞女士接洽,才得以完成馬先生的夙願。謝端霞女士將馬先生的12幅遺作捐贈給了本溪博物館,同時,將在本溪博物館展出先生捐贈給遼寧省博物館的36幅作品。

       日前,在本溪博物館中只能看到先生捐贈給遼寧省博物館的36幅作品。這些作品中有兩幅是馬先生對本溪山水的藝術留存,一副是“本溪太子河”,一幅是“本溪水洞。”他捐贈給本溪的12幅作品還在裝裱中。

【馬白水小傳】

        1909年生於遼寧省本溪縣山城溝,本名士香,學名德馨,後更名為白水。父馬文驤,母劉氏,並有三姐兩弟。

       九歲入私塾,十三歲時遷居瀋陽,1927年就讀於遼寧省立師範專修科美術音樂體育科; 1929年畢業後,任教于遼寧第四、第五師範學校,“九·一八”事變後至北京,任教于國立東北中山中學。“盧溝橋”事變後,隨校遷往大後方,途經青島、濟南、南京、長沙、桂林、貴州等地。輾轉千里,雖飽受戰亂之苦,卻得以領略壯美山河,創作了大量寫生作品。

        1942年,腳踏自行車,天南地北寫生。抗戰勝利後,在上海舉辦個展時,深得大師劉海粟賞識,並收于門下。

        1948年,先生渡海赴臺灣寫生並舉辦畫展,而得以執教於臺灣師範學院(臺灣師大)。自此,開始了他標新立異的創作時期,他遍遊歐洲、日本、香港、東南亞一帶,搜羅素材,舉辦展覽;他開設“白水畫室”,廣課後學;他編撰《水彩畫法圖解》,發行廣泛,影響致遠。並在1964年獲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第一屆全國水彩畫金罍獎,1965年獲教育部(臺灣)文藝獎章及獎金,《馬白水水彩畫集》被列入“中華大典”並出版發行。

       於上世紀六十年代,致力於創新,將西洋畫的色彩,結合中國畫的筆、墨,施於宣紙之上,形成了氣韻獨特的“彩墨山水”。

       至1974年在臺灣師大執教27年後退休,與夫人謝瑞霞女士定居美國紐約,迎來鼎盛的創作高峰。先後創作了《阿里山古木》、《紐約小黃山—春夏秋冬》12聯幅、《太魯閣之美》24聯幅等鴻篇巨制,作品被臺北市立美術館,臺灣省立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等機構及私家收藏。

        1999年美國杜威大學為表彰其在繪畫和美術教育之成就,授予榮譽藝術教育博士學位。同年,罹輕度中風,治療期間仍堅持創作。2002年,再度中風。200316日,因肺臟衰竭離世,享年95歲。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