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耕

寫景寄情•彩疊鄉韻

訪水彩名家—溫瑞和

引言

◆ 仲夏和風

七月,燠熱的南台灣因逢幾天西南氣流的影響,午後常遇有雷大雨;使得這次高雄的專訪,少了難熬的燥熱,反倒是多了些許的濕涼意;心情不免舒緩了些。坦白說:對於這次的專訪,內心是複雜與緊張的。一則是原本就不善提筆書文,對於要為雜誌撰寫專文,真沒多少自信。再者,本次專訪的老師,對於其人與畫之面緣不多;在如此不熟悉的情況下,心中難免惶恐,不知該如何導引入題。因此只得預做功課,先行備妥提問大綱,打算見面時再行討論定調。然而就在與溫老師接洽與訪談的過程中,那溫儒誠摯的氣蘊,佐以輕風拂面般的親和談吐,一掃先前不安的推想與顧慮。

◆ 學生心目中的『顏』師『藝』友

「老師什麼都好,就一點不好…」畫室侯順治班長此話一出,雖身處在七月的高雄,還是不免冷汗直冒。然而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不得不故作專業,平心等待這六十多歲,跟了十多年的「老」學生接下來的肺腑之言……。「那就是脾氣太好了!」此話一出大家相視而笑。原來這就是溫老師多年耕耘,學子眼中那看不過去的一丁點兒不完美;學生們擔心老師溫和的氣度,無法招架一些古怪無禮的學生啊!「還有一件事也是很讓人頭疼的…」此時立刻正襟束耳、仔細聆聽。原來是老師常常帶學生出外寫生,不管是溪邊或是大小路旁,為了取景,總是會忽略週遭可能的安全考量;常令旁人捏把冷汗、擔心不已。而這幾句聽似略帶抱怨的微辭,卻聽得我感動莫名。把多年來的師生情誼說得自然,像自家兄長般真情流露啊!

在接下來的參訪中,發現有數位頭髮花白的學生正埋首彩繪。今年七十歲的王士賢班長,現任雙彩美術協會的理事長。因自小對繪畫就有濃烈的興趣,所以在前鎮高中地理教師退休後,才全心投入溫老師名下。對老師的寫實功力,以及豐富的色彩層次表現,甚是讚賞。特別還提到老師對待流浪狗的悲憫真情,才真是令人感佩!這不免讓我聯想:一位熱愛生命的人,用尊重與愛來擁抱生活;自然在藝術創作的體現上,會散發一股明亮柔和的色澤,溫暖動人。老師的作品就是如此。

溫老師與侯順治班長合影                                     溫老師與王士賢班長﹙圖左﹚.畫室學生合影

探究

◆ 溫式風格

在介紹溫老師的繪畫風格之前,特別要截引一段水彩界大老,也是溫老師的恩師—鄧國清教授所解析的論述;將更能領會溫式風格的脈絡軌跡…

  國清老師指出:『溫老師對於後期印象派三位大師—塞尚、梵谷、高更的畫風,情有獨鍾。塞尚的面與面的結合,表現立體的質感之美。梵谷的明豔色澤,以及充滿生命力和躍動的筆觸與線條。高更那原色的喜悅感,大膽的平塗色塊,和繪畫走向裝飾性、明面化,並將形體概念化。讓溫師無時不浸潤於名家的法度裡,頗得繪畫的精簡原則,和追求完美的理念。』

這段引述,正貼切的剖析溫老師的創作風格;除了師法自然之外,更能將前輩大師們的精髓,擇取淬湅、內化運用、而成大器。如作品﹙步道迎陽﹚

步道迎陽

綜看溫老師繪畫的歷程中,曾有兩處成功跳進的轉捩點:一是20032004年間,此一時期也是溫式風格的成就期。自幼就酷愛繪畫的溫老師,在政戰學校藝術系就讀時,便在諸多名師的指導下有了紮實的根基。之後二十多年的軍旅生活,亦因職掌業務而常能與前輩畫家們交相請益。當急流勇退下的溫老師,全心投注精神在繪畫領域時;過往所汲取的養份,便在這近十年的「師法自然、再造心境」中,茁壯開華。在此關鍵時期,與龐均老師那亦師亦友的交流激盪中,對色彩與技法做了一個全面性的統整與內化。奠定了現今畫風中日趨沉穩的性格,從此大放異彩、頗受好評。我們可以比較1998年作品﹙濁水溪挖泥船﹚和2005年作品﹙池塘水影﹚:兩件都是精彩的寫生作品,在水份掌控與筆調處理,都各有其獨特迷人之處。但在色彩與整體掌控上,﹙池塘水影﹚多了份蛻變後的成熟感。

濁水溪挖泥船                                                                                        池塘水影

杉林溪畔

  溫老師成就的再進階點是在09年後,特別是最近參與亞太水彩協會所展示的作品,如作品﹙杉林溪畔﹚:明顯可以看出畫面的結構更加嚴謹紮實,重疊筆法自在灑脫,筆調清靈宜人,表現的力度掌控得宜,令人激賞!這當然可以解釋成自上一次風格成形後熟悉內化而來;但我們何嘗不也曾努力了十多年,也無從精進突圍、老調一彈再彈嗎?因此就筆者的觀察:「天份」與「敏銳度」往往是一位成功的畫家邁向『偉大』的一大關卡;而溫老師便擁有了這道關卡的門鎖。

◆ 獨到迷人的色彩

在欣賞溫老師的水彩作品時,首先一定會被畫面中豐沛自然、高雅耐看的色彩佈局所吸引。也常令人驚嘆於如天外來筆之用色,是那麼得貼適與舒服。特別在類似色的細膩微調間,讓人如入印象派大師們的色彩花園中,自在地在光與彩的交織中漫舞、沉醉。偶見相映成趣的對比補色,竟也不唐突地支應著畫面的組織結構,彼此包容、相互托襯。這是如何習來?溫老師表示:一位繪畫工作者,先天若對於色彩有著極高的敏感度,相信定能有絕妙的色感表現。再者,後天的努力學習,是能使色彩鮮活於當下,展現其魅力與迷人的風采。首要便是活用大色塊:在起槁時,先行歸納、再予簡化。讓結構中只呈現素描中的「黑」、「灰」、「白」三大明度調,然後將其轉換成對應關係的大色塊;並適時為主角預留空間。在鋪色時,善用中間質的灰色調,並自由地穿梭在冷暖調之間。如此一旦心有定見,色彩自然手到擒來、自在揮灑。如作品﹙船之節奏﹚:

船之節奏

不可否認,溫老師對於龐均老師用色的精神與特點,多有了悟。同時也對龐師的色彩概念,甚是推崇!所以溫老師會在中間調子與灰階之中,有著更高深的著墨。因為以水彩的創作技法來說,不似油彩那般好調配灰色調。在透明水彩的表現技巧中,若想要精準展現不同層次的灰,那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在不加粉白的情況下,顏色容易調濁;一旦使用不當,便顯得髒與硬。也常常會為了怕髒而清淡得不夠厚重;只好反覆疊加,導致死膩而不透氣。因此溫老師先行將灰調,規劃出不同的色系與屬性,再安排適度的明度差。只要掌控低明度的呈色夠沉,自會將中高明度的灰,襯出其應有的色度與量感,自然不顯混濁。當然減少疊加次數與少用擦洗手法,亦是顯灰減髒膩的訣竅之一。作品﹙忘憂森林﹚中的灰調就表現得清透怡人。

忘憂森林

◆ 精妙的綠

  不難想像,酷愛大自然的溫老師對於「綠」的意象表達,想必有其獨到的心法。讓人如入熱帶叢林般:滿眼是綠,卻處處不同。可真是將「綠」所帶給人們的舒暢感受,表達得淋漓盡致。溫老師大多以暖色為基調,綴以些許寒調來調和點提。在中低明度的綠意表現時,以調加不同層次的褐色,來增加暗面的色澤變化;若要更沉就入藍;這是就深色區塊而言。在受光面的亮淺綠階,主要以淺橄欖加上深土黃來呈現;也可調加蘋果綠來增加明朗綠意;或選擇以略帶冷光的檸檬黃,來詮釋更高光的綠。當然黃、土黃或橘紅,只要適度的調點兒黑,也可呈現出令人雀躍且調性不同,質感超優的綠。重點是:每位創作者對自己的用色習性要有明確的組織認知,盡情揮灑仍方圓有度,才能有獨樹一格的色感表現;而色彩的精妙自會無窮湧現。在作品﹙公園望旗山﹚中,豐富多層次的綠調令人佩服。

公園望旗山

◆ 肯定到位的重疊技法

筆觸是一位創作者功力的體現』這是謝明錩老師為水彩技法歸納總結的定律之一。綜觀台灣水彩的發展歷程:大致可分為早期名家大渲染,以及擦洗表現形式。水彩黃金時期,縫合與分割手法更將水彩技法推向極致。當然除了少數鄉土寫景的畫家,用規律性的筆法,堆疊出一股質樸的美感外。鮮少有人在重疊技法上,有非常顯著的建樹。而溫老師的水彩技巧,雖師承於早期諸位名師,對於各類技法的堅實功力當不在話下。如作品﹙石橋下﹚:畫面中石橋後方的樹與遠景,水色淋漓,煞是迷人。在渲染和濕畫法的表現上,頗得前輩大師們的真傳。而溫老師卻將此等功力化用於無形,使其在筆韻間自然流洩,來強化精簡後的平塗色塊與筆觸生命;在彩筆的起落下結構、面塊、空間、質感等…,無一不活靈生現。

石橋下

如此傳神的重疊技法,一般普羅大眾在欣賞水彩作品時,大多無法珍視其所傳遞的透性水感。總覺得濕染縫合中那種撞水暈染的技巧,在表現性與難度上較貼近於傳統印象中的精彩佳品。孰不知在重疊繪畫表現時,前置歸納的作業,以及鋪色順序,都應了然於胸。特別在底色與疊加色之間的混色考量,才是重疊法其難能可貴之處。要不疊髒、不生硬,又能將上下交錯互疊的色彩,自自然然地有如化學變化般的「抑」、「隱」、「揚」、「溢」、從薄虛到厚實,從解構到架構,在互透有無間予人清新舒暢的感動。若不曾下過功夫苦練有時,應無法駕馭得如此輕鬆到位吧!如作品﹙旗山老厝﹚和﹙福門﹚:

旗山老厝

福門

洞頂茶的故鄉

分享︰

◆ 寫生是種無可救藥的狂戀

在探究了溫老師的表現技法後,很難不找到些許連結:老師大多數的作品都以寫生方式完成,這份源自於大自然的觀察與體驗,衍生出老師作品中豐盈獨特的色彩。再者,戶外寫生不似在室內創作般可對客觀條件善加控制;所以重疊技法順勢成形。因此在欣賞溫老師的水彩作品時,較不適用於以精緻描摹的角度來加以評析;而應以一位狂戀自然的作畫者,眼中那無處不美、無景不入畫的美妙心緒。不論風雨晨昏,或是烈日罩頂、曝曬難熬。只為了將心底頭這絲絲毫毫的悸動,藉由近無意識的彩筆,瘋狂勾勒出心眼中一張張完美動人的模樣。如作品﹙洞頂茶的故鄉﹚:那黛綠如山的秀髮,在陽光下閃爍著秋香般的綠。而粉牆白晰的臉龐,綴上或青帶赭的明眸,再妝點上嬌俏如簷的緋紅;怎不迷人!當身處如此動情的當下,怎能忍住那滿腔翻騰而自抑呢?所以溫老師在從軍旅生涯榮退後,每天天微亮便出門寫生,直到日落時分才歇手。那永遠不夠用的獨處時光,其中的甘苦點滴是旁人無法領會的。只能藉由幾件揮灑濃情的寫生作品,來加以體會…

寫生作品

◆ 筆隨意到輕鬆入畫

熟悉溫老師的朋友都知道,老師手邊隨時都備有寫生的紙筆。不論何時何地,只要有三兩分鐘的空檔,鐵定提筆寫景。時間長,一張精彩完整的速寫佳作,就在振筆疾書中應運而成。若時間短促,一支草、半棵樹也都能信手拈來。溫老師表示:大量且不間斷的速寫練習,可提高敏銳的觀察力和洞悉景物的架構能力。在繪圖表現上,能有更精準的造型刻劃與表達能力。時常習之,筆法肯定、線條自由。所以不管是帶領學生或閒暇有空時,老師總是走到哪畫到哪。常常學生們面對一處風景,總不知如何取景;但經過溫老師的提點說明後,才發覺精彩處處、無景不入畫呀!因為每到一個新的地方,都是一種新的學習與體驗。不同地域擁有迥異的地景特質,感動人心的觸發點亦不盡相同。所以每次寫生都是一場受教於大自然的啟發課程;寫生越多,學習與成長的空間就越大。以下幾張精彩的速寫作品分享之

速寫作品

◆ 懷鄉寫情•彩繪人文

自幼即在屏東鄉間長大的溫老師,在創作選材上,總想凝結時空,好將過往的人文點滴加以記錄。藉由即將消逝的年代產物,賦予勉懷般的歌頌。因此勤於穿梭在鄉間古鎮中;試著用彩筆來築起心中那滿是回憶的夢鄉。沒有矯情,更無炫技;有的只是一顆質樸的心,將生長在這片熟悉的土地上,老過於自己的一屋一瓦,看著世事變遷的老樹與苔石,在光影下閃耀著消逝歲月中的思鄉情懷。這是身為當代藝術創作者的非凡使命,這也是對歷史軌跡的最佳禮敬。舉凡早期高雄大樹鄉的木炭窯、埔里鄉景、水里車城老火車站等等…。進而走訪貴州苗寨、長江三峽、九寨與水鄉等地方。然後再回頭發掘沼澤蟹故鄉,以及水鳥、漁塭、船影構成極佳美景的高雄後勁溪出海口。老師他無不逐一用彩筆記錄這即將消失的純樸;希望以寫生的方式,來領略台灣每吋土地的成長歲月;並期許能將全世界的好山好水、人文景緻,都能親身探訪並且將之入畫珍藏。嘗想:這將會是何等滿足與充實的人生啊!榮獲第十七屆全國美展第三名的作品﹙秋的回憶﹚中將曾經繁華與消逝的時空,藉由老人與秋意來勾引懷鄉的思緒。

 

秋的回憶

◆ 讀圖千遍也不厭倦

在抵達溫老師工作室時,隨即將蓮華池、杉林溪畫冊,以及第九期水彩雜誌奉上。還來不及準備採訪資料,見老師已逕自翻起畫冊,仔細覽讀。訪談中才知:老師練功的方法,有大部分來自讀圖的啟發。溫老師習慣大量且無時無刻的翻閱古今中外名家的作品;從他們的畫作中分析構圖、體解內涵,並研究設色;當然也得從中讀到警惕。因此,不管在畫室或家中,總能看見隨手可及,或者閱罷尚未歸位的畫冊,當然還有一位如數家珍般的介紹各家藏書的溫老師。而這種求知的渴望,讓老師在創作與教學上,有了堅強的後盾,和源源不絕的靈感。當然,若有機會親睹名家畫作的真跡,那也是種絕佳的成長機會;不但能近身觀察、體會,更能借鏡求教。

在溫老師畫冊自述中曾提及:每個人在創作的熟成過程中,都會遇有困難與疑惑。此時,經常會將完成或未完成的畫作,擺置於畫室中三日至上月不等的時間;以不定時的方式觀看、細評。目的是想在不同時空與心緒下,能以不同的想法和心境,發生偶然性的接觸。這種方式往往能發現,許多在創作時未能顧及的意外與缺失;然後予以修正或留待下次自我警示與參考。因此,以偶讀、多讀、細讀、深讀作品的方式,讓畫作更臻完美。我想這真是再好不過的練功心法了!

 

溫老師工作室作畫情景

結語︰

◆ 感性與理性的『總舖師』

不難發現:溫老師絕大部分的作品,大多以暖性明亮色澤為主。當然身處於南台灣,區域地景,色溫暖溢的環境;入眼與體察的感受,經由畫筆自然而然會流露出一份地域性的溫暖氣息。然而若只因客觀條件影響就反射式的鋪陳直敘,反而少了份內蘊化的成熟感動。因此,人格特質中應有一份熱情,那是一種溫暖包容的真性情。如果再加上專研古今名家用色的心得,從中捉取適性的表達色度;自然成就了老師畫作中的情調。

談到人格特質與創作之間的關聯性,不可不談的是老師運筆時的「自在」與「肯定」。我們大可歸因於溫老師熱愛寫生,技法千錘百鍊下的產物特色。然而冷靜思量下:「肯定」應來自於理智與熟稔後的自信。「自在」則是源於感性滋養後的那份灑脫。由此不難看出,經過軍旅生涯的洗湅,讓原本質樸內歛的本質,有了全面性的昇華。在理性與感性之間,重新調理出一道道迷人的菜餚。作品﹙廟﹚:上乘的高技巧表現,將濃情化入筆水彩韻間;在高控管的佈白、簡化與虛實中流淌。

  結構嚴謹、塊面精準,這是理性架構所必備的根基。然而設色自由、筆調瀟灑,則是動情後的忘我餘韻。兩者看似南轅北轍的對應性面,實則在溫老師的繪畫理念中,將此兩則內在性格有了最佳的調和與運作。這一點在溫老師的創作選材上,亦有異曲同工之妙。懷鄉寫景、喜繪大自然,溫老師在出色的造型上,隨意讓水韻,凝結出山與水的空靈。恣意讓彩筆走成疏密有致的樹群;看似不經意的枝撇,竟有種無窮的生命鴻爪。若沒有超凡的感性介面來加以傳導,如何體現得了。再者,畫面中起落有序的人為建物,或船影或房舍,無論是歲月留痕,亦或曾經榮華。個個精準到位,少有雜筆囉嗦;則全需仰賴高控管度的清晰理智。而溫老師就是能將畫面統合得毫不尷尬,並且得心應手,實在令人欽佩!精彩作品如附圖:

後記︰

溫老師與傑出學員妙妙﹙左﹚真真﹙右﹚合影

幸福的﹙一家人﹚

 

◆ 一份永遠畫下去的至愛承諾

在溫老師高雄畫室教課時的採訪過程中,一爽朗招呼聲,意外地並未干擾聚精會神的學員們;原來是地方法院繪畫班的林妙妙學員來訪。在熱絡的寒暄與老師的引介下:才知習畫近九年的妙妙,才剛榮獲2010年全國公教美展油畫類首獎。並非科班出身,現任高雄地方法院書記官長要職的妙妙學員,對於參賽的得失,看得清淡。直說畫得有感覺,頗能上手;沒想到一送件竟獲如此佳績。話雖說得謙虛,總還是在難掩雀躍的唇角,抖漏出一份自信的執著。同行的陳真真學員,和老師的師生緣也有十多年了;目前擔任高雄高分院法官之職。有別於妙妙學員的隨適自在,言談間多了份嚴謹自律的氣質;然而與老師和其他學員們的互動,卻親得似自家人一般。有點難想像:雖身處不同班別,卻能在溫老師的教習授受間,將各行各業中,曾因現實志業而中斷繪畫夢想的社會精英們,讓他們有了再次擁抱、重燃熱情、彩亮生命的機會。他們的眼中透著無窮的野心:一種想透過彩筆一窺心中無盡美好的野心。他們微揚的嘴角給了我非常肯定的回應:無論事業再忙、累得再癱,只要一到畫室;總能將這身沉重的皮囊,交付給彼此。在老師的導引下,優遊於色彩的國度中,汲取這片刻入定後的美妙;好再戰職場。

最近正在整理畫作,打算捐出義賣的真真學員表示:畫畫就是有這等魔力,讓人忘卻疲憊、沒了層級。所以不論新舊學員,老師都能適性而教;學長姐更是無私地提供寶貴意見,提攜新夥伴們。猶記採訪尾聲時,二位學姐眼角閃現一道堅定的光彩,毫無思索的表示:對於繪畫,將是她們一生中的至愛,而且會一直一直畫下去。這是多麼動人的承諾與情誼。臨別時,忍不住好奇問道:為什麼你們都這麼快樂?他們異口同聲說:因為我們是一家人啊!

這就是熱愛繪畫與教學的溫瑞和老師,用藝術的雙手,圈緊每一位鍾愛畫畫的學子。將半生絕學揉注其中,讓學生在和風的吹拂下成長茁壯。我想,對於溫老師和他的學生群來說,都應是一種幸福吧!

                                          2011.林毓修

 

附圖:

 

冬日後勁溪

 

三間小屋

 

公園一角

 

墾丁民宅

 

小河灣

再回老厝

 

麗江古城民居

 

宏村水塘

 

宏村水道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