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生長的故鄉(三)─神木蔥蘢的翠峰湖   193.9*130.3cm

翠峰湖,多美的名字。

這顆脫俗亮麗的翡翠,鑲嵌在大元山晴峰山巔。被世人發現後,立即遠近馳名,像是浴後穿著薄紗的美女,窈窕玲瓏的身段,曲線天成的山勢,那麼神秘,那麼誘人,總是讓人佇足良久,流連再三,不忍離去。

翠峰湖有“薄霧中的少女”之稱,是台灣最大的高山湖泊,也是我童年生長嬉戲的地方。

翠峰湖每當雲霧在湖面翻滾飄渺時就像如詩如夢般的幻境,總是讓人迷戀留連。

此畫描繪童年時期翠峰湖週遭神木蔥蘢的的景象,尤其在四、五月春季發嫩芽時更顯綠意盎然。

數百年以上的紅檜神木,鶴立四周樹群,孤立挺拔,成為雷擊的目標,主幹樹枝經常擊斷,久而久之,樹幹腐爛中空,枝葉稀疏,不似樹齡數10年樹冠的茂密蔥鬱蒼老身影在四、五月春季發嫩芽時更顯生命的強韌讓人肅然起敬。若不是人為砍伐蹂躪翠峰湖的美景,還有傲視全球的神木群,早被世界視為珍貴寶藏備受疼惜珍寵,可惜,1945年國民政府來台後,一連串耗竭式的伐木政策,鑄下台灣森林全面淪亡的悲劇,只能在夢境回憶裡浮現

記憶中的翠峰湖,四周舉目所見都是六人以上才能合抱的神木,林蔭蔽天,森林裡花鳥為伴,是個山靜水清的幽境,也孕育創作的心靈世界。

檜木林相

在民國50年之前,台灣地區甚至於整個地球都不知道在大元山區有個美麗無比的湖泊,最靠近此湖的寒溪泰雅部落、南澳泰雅部落及四季泰雅部落裡也都沒有這一湖泊的動人傳說故事,林務局所屬蘭陽林區管理處大元山工作站伐木員工從未察覺會有一顆璀璨的翡翠即將和世人碰面。

大元山工作站伐木組有一組工人分配到一棵10人才能合抱的巨大扁柏,組頭給的工作時間是2-3天,當時還未有汽油發動的鏈鋸機,伐木依舊停留在人力拉動的鐵鋸,這一組工人心裡嘀嘀咕咕著,這麼大的樹木這麼短的時間要處理完畢,實在刁難!老大不情願的勉強工作,竟然忘記砍伐前要燒香拜拜。在台灣林業依循日本傳統,每超過數千年的巨大數木,鐵定有樹神,所以稱為“神木”,砍伐前依傳統應該燒香拜拜。這一組工人的疏忽使得這幾天狀況不斷,不是斧頭柄斷裂就是鐵鋸被樹幹夾住無法動彈,遠超過組頭規定的時間還被臭罵一番。

在使用人力伐木時期,先使用斧頭在樹木傾倒的方向劈成一三角形大缺口,然後再在樹木另一邊開始以長鐵鋸將樹木鋸斷,如果伐木工判斷錯誤,誤劈三角形大缺口的位置,會造成傷亡事故。

樹木終究會砍倒,就在大樹倒下,壓倒其他低矮的雜木瞬間,這一組工人瞠目結舌,臉上現出驚喜神情,高興的不是工作完成可以交差,而是眼前出現非常美麗、非常廣闊的湖泊,再次擦亮眼睛才敢確認是事實。

當晚,距離這湖泊約一公里的晴峰段聚落,人言鼎沸,這顆璀璨的翡翠終於和世人碰面,為人知曉。那總該給個名稱吧,當時沒有文人雅士在場,這聚落裡的工人大多數是目不識丁的文盲工人,大家議論紛紛,有人提議就叫埤ㄚ,名稱就如此暫時定下。

埤ㄚ這顆璀璨的翡翠珍珠被發現後,便名聞遐邇,各地遊客、登山客、文人墨客從四面八方擁來,搭乘大元山木材運輸系統前往尋幽訪勝,大元國小首任校長李有權身邊保有一幅“雙猴圖”即是明證。


雙猴圖 《大元國小校友司仲敖提供圖片》

該圖是有年暑假,學校來了一批藝文界的畫家、作家,感於李有權校長以校為家。他們非常敬佩校長的辦學精神,推梁中銘先生畫了幅雙猴圖,彭歌先生落款,其內容為「明末大儒楊椒山(即楊繼盛)先生有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一聯為此傳誦。李有權校長主持大元國民學校,以笑眼看兒童,鐵肩任教育自勵,敬佩之餘,推中銘老兄寫此以誌敬,厚安彭歌」,送給李有權校長以表敬佩,畫作上有彭歌、墨人、林海音、聶華苓、何凡、蘇雪林、郭衣洞(即柏楊)等二十五位藝文界的畫、作家親筆簽名,至今此畫已逾五十載,其中多人已作古,看著雙猴圖的紙色已泛黃,但親筆簽名的墨色依然清晰,透過此畫,校長辦學治事的精神,永為大家的榜樣。

埤ㄚ”這名稱無法讓人知道位置地點,於是後來又冠上地名,稱之為晴峰埤ㄚ

在林木溪先生擔任大元山工作站主任時,為公文及工作需要,當時員工也覺得埤ㄚ名稱欠雅,而且該湖泊不應該只是小池塘而已,又改名稱為晴峰湖

林清池先生擔任大元山工作最後站一任主任時,又改名稱為翠峰湖,該名稱一直沿用至今。

台灣到底有那些舉世所無可以傲視全球,應該是整個山區整片山野都是紅檜、扁柏、肖楠等中低海拔的原始森林, 每隔數十公尺便有超過千以上的神木,但現在己乎都被砍伐殆盡

聽年長的耆老說,台灣的原始森林應該是大元山林場翠峰山區最美麗,那裡有許多巨大的神木,可惜已經全部被砍伐,沒有剩下任何一株神木。

其中在八號坑林區附近有一棵巨大的紅檜神木,比當年阿里山在鐵路旁的神木大上2-3倍,巨大紅檜通常樹幹中心會中空。當時砍伐時由於樹形實在太大,無法在以傳統斧頭劈開樹倒方向的一凹入三角槽,再以鐵鋸鋸倒。 這棵神木只好先用斧頭劈開一處可以讓人進入的樹洞,然後使用兩端都需有人拉動的長鐵鋸,裡外合作方得以將神木鋸倒。這株神木肢解後,蹦蹦車必須來回拖拉三次,可見樹型之巨大,樹冠之茂密。

在十六份山,有一棵1000年以上的第二代神木,生長在約1200年已經傾倒的第一代神木上,第三代神木的樹齡也在千年左右,這可以說是台灣出現最壯觀的三代神木,第二代神木及第三代神木仍然長得非常健壯,可惜當年不知珍惜,不然將是世界的珍貴奇觀。

在接近晴峰索道發送點流籠頭的地方,大元山通稱為晴峰嶺,有一棵直挺的巨大數千年樹木,需6人以上才能合抱,在約50公尺的高度才有樹枝分岔,應是紅檜,可惜羅東蘭陽林區管理處 在大元山林場裁撤拆除索道、蹦蹦車、鐵道、房舍各項運材設施時,不肖承包商乘機將其砍伐,實在可惜,是台灣林業見證的重大損失。

大元山林場是臺灣林業砍伐破壞最徹底的林區,童年所見每株神木都是直挺挺的,不像司馬庫斯、明池森林遊樂區、拉拉山、新竹尖石鄉鎮西堡、南山神木、......等神木那樣扭曲變形,那樣“不成材”, 所以命運也最淒慘,由於株株神木都是可以充分利用的“成材”樹木,招致棵棵“必砍”的命運,當時對紅檜及扁柏等的摧殘,只能以“滿目瘡痍”來形容,剝削得整座山赤裸裸的。

       小時候整片大元山區都是這種六人以上才能合抱超過千年的原始神木,但已經砍伐殆盡。前立右為大元山工作站退休監工游杉期。其實,這株神木在大元山區只能算是小的,數以萬計的大神木已經在大元山區絕跡。

《大元山工作站退休監工游杉期提供圖片》

在原始森林未砍伐之前,對每株樹木加以丈量,做為伐木時造材量(材積)的依據。

《大元國小校友陳燦陽提供圖片》   


完成生長的故鄉(三)─神木蔥蘢的翠峰湖 》之後心理的重擔彷彿輕輕的放下,時光飛掠年歲已經逐漸步入垂暮縱有千百巨幅佳構存於腦中亟欲實現完成,然藏畫處所已經飽和,以童年的印象做為大幅油畫的尾聲未嘗不是一件自我放下。

繪畫創作40餘年,身邊存放不少畫材顏料,之後人生歲月就以此遣心塗鴉,做多少算多少,沒有壓力該輕鬆了。


東元:

世界是變了,一切都沒有真假;真也是假,假也成真,所以「看開」「放下」也許是因看透這一切,就能「看開」「放下」。人的一生說長說短,端視人的生活方式,有人為活著而生存,有人為生存而活著,李焜耀先生能因你的點撥而做出他最好的選擇。人之所以會心累,就是常常徘徊在堅持和放棄之間,舉棋不定。時間不一定能證明許多東西,但一定會讓你看透許多東西。所以好友就是在你舉棋不定時,使你放棄該放棄的,堅持該堅持的。這一年來我漸漸減少一些外務,希望多一些和家母共處的時間,驚覺時間之飛逝,希望做自己想做能做的事。

看到你的畫作,帕米爾高原深處的世外桃源,嵯峨崢嶸,峻拔高曠的山勢,群牛相鬥的表演畫面,展現了塔吉克人獨有的生活觀,凡人體會不出的離世感,尤其畫面中生命強韌的杏花,正是你生命力的呈現。

你體會出繪畫的精神,「繪畫作品是經由眼睛的觀察完成的,因此不能拘泥於照相機機械式的明暗色彩變化」,所以你童年記憶裡四、五月春芽顯綠的翠峰湖的美麗景象,四周舉目是林蔭蔽天六人以上才能合抱的神木,積雪後日出湖底薄霧在朝陽晨曦普照下的耀眼,森林和湖面明暗變化,若非童年的蘊積,有之中,如何能形之外?又豈是攝影所可得?每看了你的畫作,總勾起我童年大元山的回憶,雖然有不是山上的景物,但卻總是有大元山離世獨立的「同工」。

 

司仲敖 <sca@gm.ntpu.edu.tw>

 

陳老師您好:

收至來函欣喜萬分

映入眼簾壯闊美景一一呈現

每幅畫作各具特色 且藉由景物與觀者展開對話

您的畫作總是充滿生命力

所以不單只是色彩或技巧上的構築

無論是杏花鬧春賽刁羊

或是圖文並茂於生長的故鄉

自然的引領觀者走進世外桃源

文字的敘述仍是美極

雖然無法以相對的文詞佳句回應您的畫作

但是思緒得以馳騁天地

感受那份自在恬適

謝謝您的分享

迫不及待將這分感動分享與好友們

謝謝您    

福運滿滿

 

陳玉蓮 敬上 2015.05.21    

2015/5/21 (週四) 上午 08:18  蓮 <yulien1711@yahoo.com.tw>

 

東元老師:

看過你的三幅巨作,心中好感動,尤其是你的故鄉翠峰湖的作品。我終於稍稍能理解你對破壞山林的人會如此痛恨的原因---因為故鄉翠峰湖在你心中及記憶裡是像聖湖一樣,是你貧困艱苦童年中唯一帶給你美好及安慰的地方。她的清新.美麗.神秘.靜穆.優雅深埋你心,而豐沛潤澤的水草所孕育出來的水生蛙類食糧是難忘的滋味,她不僅提供你物質的滿足,同時以參天高挺的原始林木培植你精神面的美感陶冶。

畫面透露了你對故鄉翠峰湖的深情,也夾帶一份珍惜與感恩。

沒想到短短時間你竟然又完成了如此精彩的畫作,真不簡單。

 

品華104.5.29  品華 陳 <cph691120@yahoo.com.tw>  2015/5/30 (週六) 上午 01:52

 

陳老師您好:

謝謝您蒞臨今日的沈國仁水彩創作開幕典禮

充滿陽光的您

對於水彩畫的特色解說

讓眾導覽姊妹印象深刻

無論是光影的變化,下筆的力道

總能言簡意賅的傳達作品意境

令觀者收穫滿滿

因此, 在創價藝文中心

台灣美術近百年

呈現畫作已上千

若言胸懷大地者

無人不識陳東元

您的出現總是引起藝文中心的一股旋風

讓所有與會者春風滿面

因為您賦與畫作生命力的展現

謝謝您的關心與鼓勵 祝


安康

陳玉蓮敬上 蓮 <yulien1711@yahoo.com.tw>  2015/7/5 (週日) 下午 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