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成師大美術系19751990年之間《水彩黃金時期》的背景及沒落因素:

    陳東元 整理

19751990年之間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有一群菁英在水彩領域表現亮眼,不僅國內讚譽有加,差點凌駕油畫前輩成為藝術收藏家最愛,甚至於日、韓、星加坡……等國 際藝壇都側目相待,邀請展、交流展應接不暇,這股風起雲湧的旋風,當時席捲各項比賽獎項,也是許多畫廊拉攏的對象,最先受到系裡老師及校外藝壇肯定的是敝人, 在大學時便有許多藝術收藏家及藝術經紀人競相至系裡穿梭 探訪,在我之後的學弟()鄧獻誌、卓聖格、吳方正、鄭寶宗、陳秋瑾、楊恩生、洪東標、 許自貴、黃銘祝、呂振光、鄭治桂、柯榮峰……(甚至這些同學的學生,如甘豐裕、黃孟新、簡忠威、黃進龍……都口碑奇佳。)在當時呈現的作品無一不讓人讚不絕口,加以這些同學都是在師大美術系孕育,畢業後必須盡教師義務,造成影響無遠弗屆,但是在一陣子獨領風騷後卻風消雲散成為台灣美術歷史上不能磨滅的一段往事,其間過程感受深刻,身為這一群菁英的學長,在這時刻對這段往事理應稍事整理提供些許參考資料。

造成《水彩黃金時期》的背景因素   

1、紐約新寫實主義外來因素的影響   具象寫實再度受到重視

當時抽象主義及表現主義已近尾聲,浪漫濫情之後當然會反擊反動,由極冷靜極機械的新寫實主義取而代之,國內學院美術教育一向注重寫實,此一風潮自然吹襲影響,很輕易獲得認同,觀念及技法雖然與紐約新寫實主義不同,但寫實風格再次獲得舉世肯定認同是不爭事實。

2、水彩技法的蛻變

     當時水彩技法除政戰學校美術系因部隊需要有其傳統嚴格要求,比較注重水彩技法的訓練,傳承由梁又銘、梁中銘、陳慶鎬、金哲夫至林順雄,擅長水份掌控;社會風行的是渲染法,如張杰、席德進老師;師大美術系則受到李澤藩老師的影響,盛行的是油畫方式的技法,不講究透明飽和, 不注意筆觸流暢

      師大水彩技法讓人耳目一新的分水嶺應該是我在系內校外的表現受到重視才逐漸改變。對我鼓勵最多的是留學西班牙的徐寶琳老師,我唸大學二年級時由他指導水彩課,這是他第一次教水彩,嚴格要求必須按歐美正統的重疊法繪製,當時上課不斷提醒這幾句話:“調色時筆肚裡水的含量要飽和”、“水彩要一層一層慢慢畫,第一層乾了才能畫第二層,第二層乾了才能畫第三層,絕對不能超過四層,不然就會髒掉。”“每個人的眼睛不一樣,觀察的顏色當然不一樣,要看一眼畫一筆,要仔細觀察,經過觀察後所調配出來的顏色即使是在調色盤上是髒的,畫在紙上一定融入畫面;沒有觀察調配出來的顏色即使是在調色盤上是乾淨的,畫在紙上一定變成髒的,是不協調的,是無法融入畫面。”

     這些叮嚀當時同學都無法適應甚至有同學批評這就是水彩嗎?技法怎麼跟以往的不一樣?顏色怎麼那麼混濁,馬白水老師不是說過用色必須明亮乾淨,咖啡色系絕對不能使用嗎?種種疑惑困擾同學,班上只有我能接受可以做到,每次上課都被誇讚,被指定為學習對象,興趣信心大增,紮下深厚的基礎。此種技法的蛻變可以將水彩發揮得很厚重,描繪對象物的質感可以表現淋漓盡致,是 師大美術系水彩新局面的開始,意想不到竟然能在各項美展都獲首獎,藝術收藏家及藝術經紀人競相至系裡穿梭探訪,因此影響許多學弟()加入水彩領域。

      以重疊法為主配合渲染法、濕中濕、乾擦法的技法徹底改變以前的水彩繪製過程,加以是在師大美術系孕育,這些學生畢業後必須至中等學校盡教師義務,造成影響無遠弗屆,儼然成為中等學校與美術班主流教學內容。

3、老師的啟迪

當時因戒嚴台灣非常封閉,外文圖書缺乏,外來資訊困難,李焜培老師常回香港,蒐集資料比較多,時常放映幻燈片讓學生欣賞,讓學生眼界更廣更深,提高學習的興趣以及提供探索的路線更多 ,他溫文儒雅的教學方式,從不要求學生要怎麼畫,不斷地鼓勵學生,讓學生沒有負擔隨意揮灑,可以在無拘束的領域裡優遊自在,這是造成黃金時期最主要因素,李焜培老師所著《20世紀水彩畫》及《水彩技法1 2 3》給學生的影響也非常深遠

4、繪畫材料的影響

當時 進口繪畫材料市場被少數貿易商壟斷,優質繪畫材料當時環境非常昂貴,一條油畫顏料是農工階層幾個月的薪資,只有有錢的士紳或成名畫家才買得起,一般學生只能克勤克儉用Matison SakuraPentel甚或國產的雄獅、王樣顏料,材質惡劣無法達到理想要求,只有厚堆厚塗。〈這種畫圖方式至今仍讓許多錯誤觀念無法改變,如油畫必須堆得很厚才能算是油畫,其實堆得很厚的油畫很容易龜裂剝落,反而保存困難。〉後來有多家貿易商加入競爭,甚或僑生攜入,讓價格降低,繪畫材料品質提高 。首先影響的是水彩,因水彩顏料及紙張比較便宜,大家比較容易買得起,當然成為第一波熱潮。

第一次接觸到專家用水彩顏料,看到許多微妙的妙處:越稀釋越美妙,色彩從調色、上色、沉澱,乾涸每一時刻每一過程都在變化,是那麼神奇,妙不可言,每種乾濕程度不同加上的色彩都有不同效果呈現,越畫越有興趣。

紙張亦復如此,國產的博士紙、米粒紙都會讓色彩變濁變色甚至吸色,有時會讓人跺腳信心喪失。第一次接觸到專家用水彩用紙,上述缺點幾乎沒有,每一品牌,每一規格,每一厚度都有不同妙處,優遊其中,興趣無窮。

5、資訊來源取得便捷

台灣長達五十多年戒嚴,期間外來的進口圖書管制檢查嚴苛,因此國外資訊取得非常困難,繪畫亦復如此。當時想要有較好的藝術表現技巧,必須投身在知名藝術家或教授的畫室習畫, 他們為保財務來源不虞匱乏,老師通常有所保留,因此必須學習多年才有心得。我比較放得開,如有熟識親友出國,便以圖畫做交換,麻煩他們從國外帶書進來,因此接觸外來資訊比一般學生較早,那時也覺得不必到畫室去學老舊又失真的技巧,從國外畫冊上反而學得更多,只是需不斷地實驗,過程比較艱辛,但效果 及反應奇佳,獲致讚賞。

不久,戒嚴管制檢查較為鬆懈,外來的進口圖書越來越多,影響所及,繪畫表現手法,跳脫當時渲染(以席德進、張杰為代表)與不透明(以李澤籓為主)的範疇,每人都有自己擅長的一套, 各有風格和技法,甚至於前輩水彩畫家也駐足鼓掌,風氣自然形成,激起的浪花翻滾,潮流無法阻擋,現在已是國內水彩教學的主流。

6藝術家雜誌發行人何政廣先生引進許多國外水彩資訊

     藝術家雜誌發行人何政廣先生當年曾引進許多國外水彩資訊讓水彩藝術家在創作時有更多路線嘗試,我也數次請教何政廣先生,承蒙他的眷顧多次借原文畫冊給我,促成後來台灣水彩蓬勃發展。

7、以相機取景代替素描速寫

西洋從浪漫主義開始,經寫實主義、印象主義至新寫實主義,人物、動物姿態都很自然生動,不像是在畫室裡刻意擺出的僵硬姿勢或標本擺設的樣子,這與攝影照相機發明運用的時間契合。在許多資料裡都可以看到這些畫家參考的相片。人類善用工具創作本就是本能,刻意壓抑排斥反而是落伍呆板守舊。

其時,系裡老師都主張構圖應先素描或速寫,非常排斥運用相機去取景,視為忌諱,視為大逆不道,視為投機取巧。但是有時候在想,花鳥畫裡的鳥雀難道就只有幾種姿勢可以畫嗎,如果用相機去捕捉不是更變化多端嗎,因此決定用相機代替累人的素描速寫程序。但是在老師面前不敢承認,只在同學間沒有保留地相傳相授。

照相機只是代替素描去捕捉那肉眼無法觀察的瞬間動態或速寫無法達到的速度,是屬於記錄的功能。

這個改變讓水彩取景及內容更多樣多變,變得自然生動。

8掌聲得獎不斷

     自1975年始,國內各個美展的獎項幾乎被這些菁英攬下。

9改變寫生觀念

靜物寫生、風景寫生、模特兒人物寫生都是訓練觀察力和耐力,是學習的重要過程,但也被許多人誤以為是只有寫生才是繪畫,一輩子離不開畫架。水彩黃金時期及以後畫幅都增大,繪製時間必須長達數天甚至數星期才能完成,因此只有將平日努力的寫生觀念延伸,將練觀察力和耐力發揮極致。

10其他

      將直放在畫架上的畫板改為傾斜平放,如此水彩水份的控制更變化多端,趣味性更高。

《水彩黃金時期》沒落因素:

1、盛極而衰是正常現象不可能永遠獨領風騷

任何事、物若有前景可以突破開創,便值得去追求,自然能吸引許多人投入,過程雖然艱辛但是回味無窮,競爭激烈,佳作不斷湧現,但一旦達到高峰,技術極度熟練無法突破只能停滯,無法讓自己甚或欣賞者感動,無法讓後繼有拓展開創的餘地,無法讓新進想要加入時,自然會沒落衰敗。

沒有挑戰性只能耽溺現狀,即使是已成名同樣會放棄,如呂振光走向後現代主義及我本人已經數年未動水彩畫筆, 最近都在繪製巨幅油畫以及10餘年坄入電腦領域。

2、對水彩的誤解及前輩油畫家的反擊造成一蹶不振

到達頂峰,遭遇風雨會更強,攻擊詆毀當然越多,反撲力道鐵定無法阻擋,眾口鑠金之餘,對水彩的誤解恐無法一時排解,尤其是前輩油畫家對這些少年得志不知謙讓的晚輩,他們反擊造成的傷害更無法彌補。如他們口裡所說水彩無法保護容易退色受潮,容易變質,水彩只能算是草圖……

其實中世紀手抄聖經裡運用水彩繪製聖蹟的圖畫遠比油畫更為久遠更早數百年,至今完好。

只要能對繪畫材料掌握自如,隨意揮灑創作出滿意的畫作,足以讓欣賞者感動,同樣是令人讚賞的藝術品。

3、大學美術系所寫實風格不再受到青睞

     當不擅長寫實的留學生回國在大學美術系所任教,多媒材藝術、裝置藝術、……成為主流,傳統的油畫與水彩不再重視,尤其寫實風格不再受到青睞,學生無法受到指導鼓勵,難免產生失落感,自然式微。

4、寫實風格成為一枝獨秀其他水彩風貌逐漸淡出

台灣水彩黃金時期的風貌個個不一樣,在我之後的學弟()鄧獻誌、卓聖格、吳方正、鄭寶宗、陳秋瑾、楊恩生、洪東標、許自貴、嚴明惠、張永村、黃銘祝、呂振光、鄭治桂、柯榮峰……,每個都有自己創作風格,各領風騷,作品都非常優秀經過幾十年時間的洗鍊考驗,其中作風非常寫實由筆者帶頭的表現方式特別突顯,影響以後楊恩生、謝明錩及其他許多畫家,成為台灣藝壇一枝獨秀的局面,現在台灣的水彩風貌許多都是如此作畫方式,其他水彩風貌逐漸淡出,造成台灣水彩黃金時期逐漸沒落的主要因素目前雖然仍有許多在美術系所擔任教授卻早將畫筆束之高閣,專研理論,如卓聖格、吳方正……,其中吳方正是台灣第一位美術公費留學生

5、過度依賴照片

台灣水彩目前最大的瓶頸是許多畫家採用單張影像照片作畫使用幻燈機或投影機描圖打稿,過度依賴照片的結果讓視界與創作企圖、創作心境越來越窄,懶於深入探究藝術的真正內涵,不知道自己要呈現甚麼內容,所有創作意念隨拍攝的照片動搖,拿著照片依指導老師或畫冊裡的技法步驟依樣畫葫蘆,明暗、構圖、色彩完全與照片一樣,不須動腦筋思考,演變的結果只剩技法可看而已,尤其年輕後進更不敢嘗試其他創作的途徑與方法,視界想法僅侷限在指導老師或市面上販售的水彩技法,甚至使用顏色的種類與方法都一模一樣,很多水彩協會裡許多會員的作品作風非常類似完全看不出個人風格

1975  年貨  76X56CM

1975年榮獲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系展第一名

這是台灣首次出現精細描繪的水彩作品,當時在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系展會場 上受到矚目讚賞,大家都很好奇新鮮,水彩竟然可以這樣畫,因此 轟動一時,成為學弟們學習的目標,楊恩生、洪東標、黃銘祝、呂振光…等都受到影響,演變成《水彩黃金時期》的旋風,也造成鄉土 寫實繪畫的熱潮。

當時台灣受到紐約新寫實主義影響,因不喜歡那種使用噴槍機器刻板的技法以及沒有人性、個性、情感的表現方式,試著以從小就喜歡的鄉村題材為內容,因此改以日常年節必備的年貨做為描繪對象,因緣際會、無心插柳竟然造成轟動及影響 ,也被視為七十年代本土意識的代表畫家之一。

由於精細描繪需仔細專注,缺乏個性內涵表現,比較喜歡水份流動的揮灑方式以及情感自然流露的揮筆表現,因此以後就不再以此做為創作技法。加以精細描繪容易傷害眼睛,有好幾位以此為表現方式的畫家目前眼睛已經受到非常嚴重傷害。

可惜當年紙張及水彩顏料沒有現今的品質,30年歲月已經退色許多。

摘自國際華人水彩大展 風生水起 畫說台灣水彩發展簡史〉台灣繪畫界還流傳著一個《水彩黃金時期》的說法,主要是指1975到1990年之間,從師大美術系教授李焜培和劉文煒的學生中出現了一批精英,將台灣的水彩畫帶入一個鼎盛的時期。......最早取得成就的是陳東元,他先在大學二年級時得到系展第一名,後來又得到第八屆全國美展水彩第一名。學弟們看到他的作品後,在佩服之餘也急起直追;於是當時在師大掀起了一陣水彩旋風。後來的楊恩生、洪東標、黃銘祝、呂振光…等都有突出的表現。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