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家裡都會得罪人招惹橫禍的繪畫生涯

 

待在家裡都會得罪人招惹橫禍的繪畫生涯,這個標題的確聳人聽聞。

繪畫,曾涉入,享盡掌聲讚譽,但更走過坎坷崎嶇的路途,百感交集,時地環境造化,奈何淡出藝壇,只能將經歷心得訴之文字。

 

索畫求畫日眾

自從學習繪畫,畫家便成為親朋好友索畫的對象,成名之後更是應付不暇,處理不當就會處處得罪人。

外界都無法體會繪畫的艱辛,總是認為畫家信手一揮便是佳作,非常容易,非常簡單。

時常跟友人家人提及,繪畫是件非常痛苦煎熬的過程,比當教師還難捱。

高官巨富:

高官巨富都是叱咤風雲的領導人,周遭都是百般奉承兢兢業業的屬下,聽到的是歌功頌德的阿諛之詞,久而久之,演變成隨處索取,隨時有人巴結,甚少為他人設想。

成名後,索畫不乏國家領導人、國會議長、部會首長、名意代表.......等高官,還有企業負責人,這些高高在上的薪資頂高的階層,偏偏喜歡表現卑微勤奮,往往以“水牛”自詡,試圖說服社會自己深具犧牲奉獻的偉大情操,客廳的牆上 總是喜歡掛幅“水牛”畫作,但是卻不肯花錢,只要言談裡稍透口風,週遭便會想盡辦法協助索求。

誰教我是“水牛”名家,第一想到的就是“陳東元”。

並不想奉承,更不想藉勢賣畫或換取高升的機會,只想當個平凡的教師,只好婉言拒絕。

該結束了,不!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開始施壓手段,強逼校長出面處理,校長必須靠政商關係官位才能穩固或高昇,往往沒有經過同意便事事遷就應許。即使在這種氛圍,也秉持不肯妥協的態度,只好說出傷人傷己的話:校長,如果這樣會影響升遷的機會或不利學校經營,可以考慮將考績列為乙等或丙等。

校長當然不敢,但得罪了多少人!

以後不畫“水牛”,總可以吧!

學校同事:

高中高職的教師與國中小的教師差別如何?以當年的情況,兩者相比,高中高職的教師等同大學講師,鐘點費高,高職廣告設計科屬專業科目,每週只安排12小時課程,日後若到大學任教,高中高職的資歷可以計算,國中小的則完全不能計算,必須重新從零開始累積。

在大學表現突出,屢獲美展及寫生比賽首獎,因此退伍之後便進入台北市立松山高職廣告設計科任教,直至退休。

國中小教師由分發任用,高中高職的教師完全由校長全權決定任用。

初次踏入學校,環視周遭同事,許多大有來頭,不是高官巨富的夫人便是兒女弟妹,能夠清貧進入是異數。有些同事的作風與前述高官巨富相同,頤指氣使,盛氣凌人,藉機索畫不假辭色,若不應允,四處宣傳,陳老師高傲,故作清高。

就這樣,又得罪人了,真是!

面對如此窘境,只能往後展覽不再知會同事,長遠計劃則不再任敎繪畫課程。

擔任繪畫教師只有短短六年時間。

從此,後進校長、教師同事以及學生都不知道學校裡有位對台灣水彩影響深遠的老師。

廣告設計科除繪畫外,尚有許多科目可教。

大學時期,喜歡自我進修,自我挑戰,才會醞釀出讓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在台北市立松山高職廣告設計科任教其他科目,遠比繪畫更得心應手,成效尤著 。

以透視學而言,同樣與大學每週二小時,一年時間,除基本理論實作外,可以讓學生達到依照建築師的設計藍圖繪製室內透視圖與外觀透視圖的程度,大學教授有如此能耐嗎?

擔任文字造形科目,當時還沒有電腦,POP(現場應變廣告)文字體是進入廣告界必備的能力,之前的授課老師及科內擔任廣告相關課程的教師大聲疾呼,要學生勤練POP文字,但始終得不到迴響,學生不肯理會。接文字造形科目不到半年,科內學生書寫POP文字蔚為風氣,每日勤練兩張4P白報紙, 此風相襲歷20餘年不衰,除麥克筆外,毛筆、平塗筆的POP文字都能得心應手。

退休最後幾年擔任的是電腦老師。

學生作業─A棟建築外觀一點透視圖

學生作業─A棟建築外觀二點透視圖

學生作業─一點室內透視圖

學生作業─B棟建築外觀二點透視圖

大學同儕:

美術系同儕交換作品相互學習是常事,本無議論可言。

但班上之中,竟然出現私心至劣的同學。

大學時,創作了一幅系裡師生稱頌的作品,也引起該同學覬覦的歹念,與另一班上同學合作設了一局陷阱讓我踏入。

該同學退伍後考進美術系,有豐富社會經驗,口若懸河,遇事說得頭頭是道,但背地裡總有後招。

也因此在大學時就結婚。

一日下課,正打算至姐姐處晚餐,宿舍鄰床班上同學突然招呼稱:該同學結婚,晚上設宴請班上同學,要我也一起參加。

我說:我的學費都由姐姐負擔,參加婚宴需紅包,負擔不起。

鄰床班上同學:婚宴不需紅包,班上同學都會參加,你不參加很失禮。

就這樣被拉往該同學住處。

很奇怪,直至晚餐,住處始終只有四位,其中包括該同學妻子,此時想退出已來不及,只好忐忑靜待。

晚餐後,鄰床班上同學為著達到最終目的,開口了:人家設了豐盛的晚餐招待,你該如何感謝人家。

我欠缺社會經驗,憨直純樸,支吾無法應對。

鄰床班上同學接著說:那就把那一幅作品相贈。

當場只能勉強應允,就這樣被誆騙一幅作品。這能怪誰,只能怪自己無知,那麼容易上當。

台灣講究“禮尚往來”,我結婚該回贈一幅作品吧,想得美!作夢!

畢竟同學一場,還不至於翻臉,但後續情況還不只如此。

該同學出版畫冊,想介紹水彩繪製過程,於是要我提供指導學生的作品增加內容,同班同學不好拒絕,但言明必須在作品處標註提供者或畫室, 畫冊出版,所有口頭協議全沒兌現。

該同學再次出版畫冊,要我提供數張創作的幻燈片,畫冊出版後,想拿回幻燈片,當時幻燈片需花費200至300元拍攝費用,所費不貲,而且有些作品已經售出,只有幻燈片存檔。想不到,該同學竟然翻臉咒罵:我出畫冊,刊登你的作品是在幫你宣傳做免費廣告,你還想拿回幻燈片。

當時,真想回敬:你算老幾!

從此,將該同學視為陌路,不再往來。

班上吃虧的不僅我一人,大四畢業時,該同學與另一同學合作一件雕塑參加畢業展。

該同學只是偶而前去,實際上都是另一同學在辛勤塑造。

作品交件後,才知道畢業展的作品不能合作,否則不能評定名次。

該同學竟然沒有得到另一合作同學的同意,便將作品擅自更改為自己的名字。

另一合作同學只能啞巴吃黃蓮,眼睜睜看著自己辛苦幾個月的心血掛上他人的名字,心理有多悶,有苦說不出,也從此交惡不相往來。

這位另一合作同學,後來是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的教授、系主任、院長。

班上還有好些同學吃了該同學的悶虧,連好些學弟及社會人士都時常提起受到該同學欺騙,吐露既無法發怒又不甘心的苦處,該同學現在身居某協會要職,還有好戲在後頭,精采喔!該協會有苦頭待嘗。

高中、初中、小學,都是青梅竹馬的玩伴,一起歡樂長大的,濃濃的情愫在腦海中永遠無法化開,多年不見的玩伴一見面就是跟你要一幅畫, 給嘛!還是不給,總是猶豫徘徊。不給!會翻臉得罪人家。給!人家會四處宣揚,到時,不給其他同學,又會得罪更多同學。

怎麼辦?

同學如此,親友也如此,親友的親友更是如此,.......,哎!

現在淡出不再開畫展,只要回答一句,現在已經不畫圖了,從此不再有事,不會得罪人了。

公益團體

成名後,信箱裡時常出現許多莫名其妙的公益團體函件,幾乎都是想索畫贊助。

有一回,有個舉辦客家民謠比賽單位寄來厚厚一叠影印資料的信件,又是來索畫的,當時是龍門畫廊經紀畫家,根本不能私自贈畫,因此沒有回函,希望對方能體會涵義,知難而退。

沒有幾日,比賽單位便派專人到府,按門鈴後得知來人意思,便在對講機裡婉言拒絕,想不到來人竟然在樓下走道狂罵,弄得我好不尷尬,只好默默承受指責,但還是不給畫,如私下給畫,那得賠償鉅款,信用也跟著破產。

慈善團體

公益團體如此,慈善團體也是這般,有些慈善團體已經富可敵國還在強索,真是的!

在國外許多國家已有法律依據,捐贈給公益團體或慈善團體的畫作,藝術家和團體各分一半權益金,如此才合乎公平正義原則, 願意捐畫的藝術家才會踴躍,彼此都有益處。

國內畫家窮到幾無立足,還得應付這些索求,可憐不!

社會人士

開畫展,有些藝術家可能都有過相同經驗,總有幾位素昧平生的人士,穿梭會場,百般殷勤,還會邀約餐聚,這些嗜畫成癡的雅士, 無非想得到畫作回饋或以極低價格買得作品,如果無法得逞便會幡然變臉,口吐惡言。

 

※ 智慧財產權的爭取

智慧財產權相關法令實施已經多年,社會至今仍然懵懂無知。

著作權法與智慧財產權最簡單的解釋就是沒有得到書面授權的影音、文章著作、圖像就不能使用在網路或公共場合,否則就是違法侵權,如果有營利商業行為,可以要求巨額賠償。

畫作被侵權仿製販售的處理案件《相關訊息按此進入瀏覽

2006年,從親友處得知,數幅作品被侵權仿製販售,因此多方探索,也匿名親自與觸法者進行當面談話,想暸解其動機與緣由, 經查證居心扭曲不良,心術不正,純是想貪圖厚利,侵權仿製販售多達50多幅,情況嚴重,因此決定委託律師進行法律訴訟。

法律訴訟進行期間,觸法者始終不願與律師進行賠償談判,竟然透過管道得知我週遭的許多親朋好友,與他們進行遊說,試圖將案件撤除,只當面道歉不想賠償。

法律訴訟前進行談判,許多親朋好友受其蠱惑,紛紛前來勸解,造成生活作息諸多困擾,無法靜思作畫,與委託律師討論後,決定對觸法者進行動產與不動產假扣押。

觸法者的動產與不動產遭法院假扣押後,不能提領或存款,不能進行交易,才逼得觸法者低頭談判。

雖然獲得賠償,但週遭的許多親朋好友對我非常不諒解,用尖酸惡毒的語氣咒罵我是貪財是刻薄的人。

案件結束,失去了好些數10年的好友以及非常親近的親戚。

至今,仍然堅信處置得宜,沒有後悔過。

影像被侵權盜用的處理案件《相關訊息按此進入瀏覽

林務局羅東林區管理處羅東自然教育中心課程(快樂山上人)於2008年大元國小校友決定出版雲的故鄉《大元國小遲延50年畢業專刊》開始收集校友珍藏的寶貴照片時,便同步進行經由大元國小部落格下載網路圖片放入課程內,甚至於雲的故鄉專刊尚未印刷便開始於2008年7月進行課程教學招收學生,惡跡昭彰,且始終沒有與大元國小照片持有人聯繫,未取得授權,便逕行違法使用圖片至被查到為止足足四年有餘。

我具修復破舊相片的能力,是大元國小及大元山林場歷史重整的啟動者,是雲的故鄉大元國小遲延50年畢業專刊》的執行總編輯,理應為大元國小校友及大元山林場員工爭取權益,於是出面與林務局羅東林區管理處與羅東自然教育中心進行談判

該案只是要求在網頁刊登道歉啟事:

從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學校網站、班級網誌、家長部落格、大學生研究生前往實習的研究報告、論文,網路搜尋後以及指導教授配合可以入罪的證據十分充足,加上大元國小校友持有的老舊照片,如果走上法律途徑,贏的機率絕對有把握,屆時不是賠償而已,在四大報登道歉啟事,在羅東林區管理處、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羅東自然教育中心網站首頁刊登道歉啟事,且是違法使用多久便刊登多久,這才是讓顏面喪盡讓信譽破產的最難堪局面,讓剛在台灣萌芽的環保觀念及自然保育理想受到挫折。我和校友實在很不願意出現如此局面,原本就朝將損傷降至最低的方向發展,且數日來看到專案經理的誠意,此次違法情事暫且放下,日後再發生沒有得到持有老舊照片校友的授權便逕行使用,一定馬上法律程序解決,絕不溝通協調,且會將此次違法也列入其中。在羅東自然教育中心部落格公開致歉的部份必須刊登一個月略施薄懲,也讓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羅東自然教育中心的成員知曉著作權與智慧財產權的重要性。

然而,事後有些與林務局羅東林區管理處有利害關係或在管理處上班的同學, 從此變成陌生人,再也沒有聯絡

 

※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立於峰巔,必遭雷殛。

藝術,在台灣經濟產業的大餅分配比例裡,連個雜碎都談不上。

在發展有限的小圈圈裡,在社會競爭力薄弱的行業裡,人人爭食的雜碎小餅有限,各個飢腸轆轆爭得眼紅,「見不得人好」的現象經常發生

繪畫藝壇不也是如此,政府、企業不重視,繪畫市場窄小,台灣才那麼幾位收藏家及偶然出現的喜好者,為了擴充自己生存空間,想盡各種理由各種方法攻訐,將對方拉下,好讓自己昂頭挺出

時常跟周遭的藝術界朋友鼓勵,作品的好壞藝術家本身最清楚,凡是自己認為好的作品千萬不要害怕他人的批評,無論用何種媒材、何種畫風、何種派別去創作,好的作品絕不寂寞,總會有讓人欣賞出頭的一天。

藝術家除創作外,惡意攻訐詆毀也要堅挺

立於峰頂,眾矢之靶。

1980年,退伍之後,在龍門畫廊舉辦生平第一次個展,作品銷售一空

此次畫展,奠定了在台灣水彩界峰頂的地位,歷10餘年之久。

巔頂位置,風起雲湧,目標顯著,成為萬箭的靶心。

所有惡毒的詆毀攻擊迎面襲來,不是理由的論述也變成正當的攻擊,想閃躲想辯駁,只有火上添油。

畫廊之間的競爭,也必須面對承擔。畫廊想創造業績,必須拉籠收藏家,運用各種手段攻擊畫廊的主力畫家,設法讓藝術家在收藏家的名單裡消失。

從事藝術創作的堅持,是從小至今的目標,童年極度困苦清貧的環境養成鋼鐵般的意志,理念不輕易妥協,一路走來倍感坎坷,崎嶇的道路只能憑己力獨步前行,受盡嘲諷詆譭無法辯駁,只能承擔默默耕耘。

無心攻擊,也無意反擊,默默之中,得罪的都是跟自身有密切利害關係的週遭種種人物。

好心從來沒有好報

在得意之時,不忘提攜週遭的藝術家,處身在台灣不易生存的時空環境,深知被青睞獲收藏作品的心酸歷程。

因此,在得知認識的收藏家有意擴及其他畫家作品時,總是會介紹其他有潛力的其他藝術家讓收藏家認識。

好心從來沒有好報,介紹的藝術家從未心生感激,反而想取代彼在收藏家心目中的位置,無不藉機述說種種不是缺點的缺點,惡毒詆毀,無所不用其極。

收藏家被說服後,回頭報告其中事理,並不忘叮嚀要按照這些藝術家建議的毫無美學根據的歪理修正創作的方向與技法。這類的收藏家對自己的不信賴引起非常不悅的感覺,通常都被揈出門外,不再往來。

是老師,有固定薪俸,餓不死,保有不被受辱的尊嚴,不必委屈自己換取生存空間,更不需強求販售畫作賤賣心血贏得贊同。

創作遇到瓶頸的藝術家朋友,也會提供身邊蒐集的資料,但換取的回報總會讓自己傷心。

教訓後,深諳這些朋友的心思,曝露無遺的邪惡齷齪念頭讓人厭煩,不會反擊,但彼此之間的隔閡已經形成,只有形同陌路,這些曾受提攜照顧的藝術界朋友,不乏當今的名家。

可能有人會批評,心胸何以如此狹隘,事實並非如此,水彩畫家楊恩生是最好的例子。

現今,有許多藝術家受不了其批評而當場落淚,楊恩生對我的惡毒攻擊可能任何人都無法承受,並且還訴之文字登載在報章雜誌上,同樣,如此境地保持距離才是上策。

人總是在失意落魄時,才會反省反思,也是如此,楊恩生終於體認當年總總對他的好。

楊恩生外貌粗曠狂傲,唯獨對自己輕聲謙恭有一次在輕鬆茶敘中,他突然莊重嚴肅地說:「東元學長,這輩子受你影響甚鉅,萬分感恩!謝謝當年贈書得以打開視野。」。這段話不僅在筆者當面提到,他更時常跟收藏家談及,也常在教學時提及藉以鼓勵學生,曾有多位收藏家及其學生數度向我提及此事,有些甚至已經聽了10餘次。

楊恩生在大學時期與我是競爭對手,記得他在就讀師大美術研究所時到寒舍拜訪,言談中得知他創作遇到瓶頸陷於低潮,希望我能予一些建議,當時感覺國內繪畫藝術因戒嚴關係,視野不夠寬廣,於是略為考慮,從書架上抽出一本英國水彩簡史”交給他,這本英文書是昔日以畫易書方式得到的原文書,想不到竟打通他的”“二脈,從此開啟他創作心靈,也開展了台灣水彩史上最輝煌最興盛的黃金時期 。

楊恩生的感謝簽名(一)

楊恩生的感謝簽名(二)

現今,與楊恩生如同莫逆,台灣藝術家都遠離他,唯獨自己繼續交往,他所有近年的著作,都由我製作成網頁登載在網站上。

台灣水彩調查《相關訊息按此進入瀏覽

水彩的色彩研究《相關訊息按此進入瀏覽

水彩材料學《相關訊息按此進入瀏覽

守柔不爭,不參加任何藝術團體的活動,不展覽,不賣畫,消遙快樂,自在翱翔,沒有累名負擔,止於譭謗,從此遠離得罪惹禍。

陳東元於2015年529日為文於青藤小書屋

 

瀏覽人數


陳立恆/騙人的不是文創!

2015-06-28 03:33:40 聯合報 陳立恆(亞太文化創意產業協會創會理事長)

http://udn.com/news/story/7340/1020655

繼松菸BOT案的荒腔走板後,一部驚艷坎城的「聶隱娘」,再次激起台灣文創產業的千層浪。

誰也無法理解,一部改編自經典志怪的藝術電影,竟因沒有結合周邊土地開發或紀念品銷售,就被劃入「非文創」冷宮;無怪乎致力於台灣藝文與文創的人,都有被錯待愚弄的憤慨,甚至有文創是騙人的負氣之言。

究竟「文創」有沒有騙人?「文化創意」是不是一門產業?「文化」、「創意」與「產業」這三個領域的結合,對於台灣而言,是可寄百里之命的依托,還是鏡花水月的虛無?

對於每個問題,不同人心中存放著不同答案,但是誰又能否認聶隱娘這樣一篇原文不足兩千字的唐代傳奇,倘若沒有侯導的想像與琢磨,成功地將只有少數群體才能領略的玄幻短篇,轉化為大家都能欣賞的詩境影像,那麼直到今天,它依然只是一篇埋沒在數千年浩瀚文海中的寥寥字語。

在我看來,台灣文創才是一直被欺騙的受害者,多少年來信誓旦旦要發展文創的口號政見背後,先是歷屆教改縱容各路神魔一而再、再而三的摧殘折磨著它那塊屬於中華文化的精神血肉,後來好不容易俛拾仰取地積累了一批如侯導之輩「有文化的創意人」,但能夠站在國家或地方政府格局的制高點上的主事者們,卻一直沒有尋求「懂文創的產業人」或「懂產業的文創人」的加入。

不但不仿效當年扶植科學園區的魄力、效率與動員,一面挽救文化資本的土石流現狀,一面為文創與產業搭橋鋪路,卻反而任由台灣文創變成聶隱娘一樣身影寂寥的孤獨劍客。孰不知我們的對手,諸如好萊塢、迪士尼、日潮、韓流、歐風,再加上越來越強勢的對岸綜藝與戲劇,都是像哈利波特一樣,來自整個魔法世界的群策之力,結果造成台灣像溫水煮青蛙一樣地生活在別人文創軟實力的包圍之中而猶不自知。

所以說,任何表示台灣不需要文創的人,才是真正的欺名盜世。

假使我們希望某一項台灣文創能夠走出島嶼,達到像梵谷、莫札特、迪士尼、哈利波特等等國際文創典範一樣具有抬升一國GDP的產業拉力,這項文創必須要配備跨行、跨業、跨界與跨國的整合接口;而我們總是忘了大部分文創產品並不會自帶這個整合接口,它們需要有配套政策、專業人員以及社會資源去打通文創產業化的任督二脈。

相較於社會氛圍傾向用減法或零和概念去處理文創問題,我認為處理文創問題應該從加法與整合的方向著手,是而今年在瀋陽演講時,我提出了「文化創意+」的概念,倡議文化創意應該藉由與其他產業跨界融合,以產業文創化的別樣姿態,坐收文化傳播及產業加值的雙效之利;不料最近對岸在眾多場合與平台上都開始蜂擁出現關於「文化創意+」的種種理論與實踐,他們在文創發展上的追趕速度與認真態度,不由得令我心生敬意。

究竟「文創」是不是騙人玩意?「文化創意」是不是一門產業?在世界上許多國家正在用文創產業大賺外匯與抬升GDP的當下,我們可以選擇繼續和這些莫須有的問題糾結,也可以選擇正視文創力量的無遠弗屆,從個人、家庭、社團、企業等等不同的角度,一起珍惜文化、尊重創意、搭接產業,為比竇娥還冤的台灣文創產業洗雪正名。

 



東元哥

看了你的文章好感動!

畫家職業的本質你說得真是透徹

處事為人[無欲則剛]

無求於人就能說真話,做自己

世間多少歪曲奇怪地的事

憑一個[直道而行]就可以去除遠離

志業可以不當職業

像你這樣,理想還是可以實現的

這陣子亂忙,其實還是為兼鐘點賺外快付房租而忙

前一陣子我跟崗哥碰面時試著聊過新劇本的事

他原先獨資的雷公電影公司,已集資改組為安可公司

股東對於國片市場比較保守謹慎了

這 一、二年申請補助拍紀錄片

我想等他們穩定些再問問他們的近況

也希望深刻的動人故事總有感動更多人那一天

祝 闔家平安

 

治桂 - 繪畫志業/職業有感   2015/6/1 (週一) 上午 12:38  chengk <chengk@utaipei.edu.tw>

 

東元老師好:

花了一些時間,仔細閱讀了你的文章

和欣賞了三幅最近的巨作。

每每讀完都深感到你一生際遇,也是坎坷也是多彩多姿。

更重要你力行"人無所求品自高",所以

無求無慾而創作出無染的境地。

 

最近數月我也閉門造車,認真創作,但收穫極少,

也因為眼高手低,更深深同感當個藝術家真是難啊!!!

唯一安慰的也是無所求,可以追求心中的自我,

在無外在干擾下,慢慢一步步繼續探索吧!!!        

謹此   敬祝

順心平安

 

馮金葉   2015/6/1 (週一) 下午 01:21  yehFeng <chin1127@gmail.com>

 

學長

近來好嗎

想必曉寧那兒您有去

只是自己恰巧在屏東

真是魚與熊掌

文章我拜讀了

就事實來說是血淚經歷

可是也感到大開眼界

又很有趣

比方被同學陷害這種事

被眾人尤其親戚朋友要畫這種經歷

心有戚戚

楊恩生的水彩材料學我也買到了

是在屏東的書局買的

畫畫之餘

翻翻畫冊

看看書

培養專注單純

當然不要畫蠢了

變封閉了

保持活力

也建立自己

謝謝學長的文章

揭發了內幕

讓我增長智慧

所謂良師益友

頗滿足矣

 

德麗敬上  2015/6/11 (週四) 下午 10:03 su20662000@yahoo.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