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門無孝子

《文章再次刊載於水彩藝術資訊2012•12第十三期》

“師門無孝子”,這是當年台灣水墨國畫大師林玉山勉勵學生的一席話,他要學生努力創作,不能因襲師門傳統只學外形與技巧而忽略骨架與內涵,要學生勇於走出自己的風格,要具獨創性的表現內涵及方式,闖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創作天空。

造成《臺灣水彩黃金時期》的旋風正是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學生恪遵教授的豐收成果,往昔在師大美術系孕育的許多獨特水彩風格在我之後的學弟()鄧獻誌、卓聖格、吳方正、鄭寶宗、陳秋瑾、許自貴、呂振光、張永村、李元玉、鄭治桂、柯榮峰……在大學時()呈現的作品無一不讓人讚不絕口

百家爭鳴、各領風騷、遍地開花才是當年“水彩黃金時期”讓人稱道讚賞的口碑風評

但是現今台灣水彩藝壇卻變成只有逼真寫實風格成為一枝獨秀,其他水彩風貌逐漸淡出,獨存寫實的一統風格,以藝術創作而言絕對是窄巷是死胡同,很多水彩畫家的作品作風非常類似完全看不出個人風格,這是目前臺灣水彩最大的瓶頸隱憂。

回想大學時期,當時學子畫水彩有兩條途徑:一是遵循李澤教授的方式常在畫面上塗改描摹,不但失去水彩明快生動的特質,更造成畫面晦澀。一是嚴守馬白水教授的方式,除黑與白色外更嚴禁使用棕色系列顏色,因棕色代表沒有生氣沒有光澤舉凡 生物腐敗死亡便是棕色系列的顏色,演變的結果造成畫面過於輕薄沒有質感的份量

當時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學生整體程度而言,水彩是程度相當低落的,只是被學生當作油畫創作前的草圖而已,地位低落,從未有學生肯在水彩領域做深入探討

此格局被筆者打破,1975至1995年之間水彩成為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競爭最激烈的項目,因此被尊稱為《水彩黃金時期》的領頭羊。

大學時期,自己覺得臺灣水彩怎麼畫得跟歐風格不一樣, 頗感納悶不解。當時屬台灣戒嚴時期,嚴禁任何外文圖書畫冊進口,只得以畫易書的方式透過長輩或友人從國外買回許多畫冊當做學習參考,因此在師大求學期間,就對沙金、雷得、派克、魏斯等美國水彩畫家的技巧均有極深入的研究,與塗改描摹過度而顯得色澤混濁的水彩技法差別極大。

其中,美國寫實大師安德魯-魏斯(Andrew Wyeth,1917-2009)的鄉土情懷作品,最受感動,高中時初次閱讀到美國新聞處發行的圖書-今日世界雙月刊上認識此位美國懷鄉寫實大師,大學時更以畫易書的方式獲得原文畫冊受其影響,進而巧妙融入照相寫實的水彩技法,以描繪台灣鄉野田園的現實景緻

這單純的想法,在當時也深怕被指狂妄、不尊師,雖然教授們常說“師門無孝子”,但是無法預測的事情可能會隨時發生,因此不敢明言,只能默默耕耘,想不到,竟然得到教授們的誇讚鼓勵,尤其是李焜培與徐寶琳兩位教授,也得到系裡同儕刮目相看,因此轟動一時,影響所及,成為學弟們學習的目標,楊恩生、洪東標、黃銘祝、呂振光…等都受到影響,演變成《水彩黃金時期》的旋風。 

1975年大學三年級在師大美術系師生系展發表了影響深遠的水彩作品“年貨”《水彩黃金時期》的起始點便以此畫發表時間作為基準。

1975  年貨  76X56CM

1975年榮獲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系展第一

這是台灣首次出現精細描繪的水彩作品,甚至可以說是台灣藝壇首次出現如此描繪細緻畫面的作品,當時在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系展會場上受到矚目讚賞,大家都很好奇新鮮,水彩竟然可以這樣畫,因此轟動一時 ,成為學弟們學習的目標,演變成《水彩黃金時期》的旋風。“年貨”之所以轟動,除是台灣藝壇首次出現如此描繪細緻畫面的作品,構圖也顛覆了往昔傳統的法則, 而影響尤其深遠的是台灣藝術界首次出現照像寫實的作品。

楊恩生、洪東標、黃銘祝、呂振光…等都受到影響。輔仁大學中文系畢業的謝明錩也受到影響,選擇水彩創作做為畢生努力的目標

臺灣水彩的發展,在文獻與論文裡,時常要提到我的名字,這實在是受寵若驚。「無心插柳,柳成蔭。」,想不到能夠成為臺灣水彩發展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實是時勢造英雄的最佳寫照。

“師門無孝子”的教誨,讓我痛下決心“絕不出版有關水彩技巧與畫法的圖書”,也因為政府及企業家不重視繪畫藝術,讓許多從事純藝術創作的畫家連最起碼的衣、食都沒有著落,以前雖然曾經五年短期開過畫室,有許多優秀的學生現在已經到達不惑之年,至今前途茫茫,尤其獲獎越多越投入的越是迷茫,因此“絕不再指導學生,不出現屬於自己的門派、勢力及影響力”的心意直到現在仍然未曾動搖。

在學校授課也只是短短五、六年的時間從事繪畫教學,絕多數時間教圖學、電腦,鼓勵學生往工業設計、建築設計發展。

最近20餘年,台灣水彩充斥著滿是使用單張影像照片且使用幻燈機或投影機描圖打稿的作品,怎麼台灣水彩演變成如此現象究竟是誰造成,雖然自己一夥同儕尊崇為“台灣水彩的領頭羊”,卻沒有運用任何影響力,沒有收學生傳授獨家祕笈去促成此風潮,更沒有出版任何畫冊介紹技法助長風氣,反而是其他畫家急功近利善用機會廣收學生不斷出版畫冊介紹技法才形成此種惡習,進而造成台灣水彩沒落的主因,但不免聯想到自己可能是始作俑者,於是打算逐漸脫離水彩領域

目前全力投入油畫創作按此文字進入瀏覽創作概況

現今台灣水彩藝壇,當年叱吒風雲的鄧獻誌、卓聖格、吳方正、鄭寶宗、陳秋瑾、許自貴、呂振光、張永村、李元玉、鄭治桂、柯榮峰……突然沉寂不見,全部銷聲匿跡,從此沒有見到他()們發表水彩新作

台灣水彩目前最大的瓶頸應是技法過於純熟且單一化,只在既有的寫實框架裡打轉,幾乎沒有後繼者願意再去嘗試其他領域的表現方式,已經許久未見具有挑戰性的實驗作品,甚為可惜

現今台灣水彩只重“技法”的傳授,根本忽略“心法”的啟迪,所謂“心法”即是藝術的基本要求及情感的投入,甚至更深入探討「虛」的世界,能夠倘佯在無限寬廣「虛」的世界,便可以優游藝術內在感受無窮韻味

藝術家的筆需耕“心”,耘出“心田才有穗實纍纍,惟有“心路”始得由之,惟有“心舟”方能登臨藝術彼岸

“師父引進門修行在個人”,台灣水彩想突破僵局,這是值得深思的課題。 

現今臺灣繪畫藝術普遍充斥著使用單張影像照片且使用幻燈機或投影機描圖打稿的作品,懶於深入探究藝術的真正內涵,所有創作意念隨拍攝的照片動搖,拿著照片依畫冊裡的技法步驟依樣畫葫蘆,明暗、構圖、色彩完全與照片一樣,不須動腦筋思考,演變的結果只剩技法可看而已,尤其年輕後進更不敢嘗試其他創作的途徑與方法,視界想法僅侷限在市面上販售的水彩技法,甚至使用顏色的種類與方法都一模一樣,很多水彩畫家的作品作風非常類似完全看不出個人風格,這是目前臺灣水彩最大的瓶頸。 

這些寫實畫家以喜歡描繪小角落或局部取景的居多,一昧只追求形似,根本無法領會何為神似神似才是寫實的最高境界,講究的是神韻,不顯山,不露水,神似是介乎似與非似之間,絕不是只是像而已。

現今台灣水彩真正欠缺的是藝術永恆之美的追求,涵蓋畫面蘊含的內容、境界及結構、骨架,許多藝術家若只是浮光掠影用照相機攝取影像再使用幻燈機或投影機描圖打稿,此種做表面膚淺的描繪根本無法探究更深入的內涵。

自從逼真寫實風格被肯定成為一枝獨秀之後,許多畫家如此作畫態度被視為理所當然,甚至後學者也如是跟定,不去研究造形及構圖,偷懶頹廢之風因襲形成, 影響所及,勢必造成停滯退化局面,各水彩協會若沒有廣納各類風格的會員,並成為主要核心,實在很難恢復當年台灣水彩黃金時期那般風貌多樣那般興盛的局面,也無法與各國抗衡,尤其是大陸。

創作的產生是藝術家的情境、心境、意境凝聚後 的精隨,技法只是因創需要的表達手法,所謂“法:無法”即是沒有技法便是技法,這是技法的極致,技法隨心而動,隨意而動,隨時間而動,隨周遭變化而動。

“師門無孝子”這句林玉山教授勉勵學生的話,期勉臺灣水彩畫友能夠具有自己獨創性的表現內涵及方式,闖出一片屬於自己獨特的創作天空。  

 

 2011/10/20

 

瀏覽人數